Tuesday, October 8, 2013

綠地情(6.8)糾紛與考驗

第六章 改造黃沙成綠地
(八)糾紛與考驗

第二天,名峰在上車出發前,「堂舅,這是遷墓所需的費用另外給你一些協助的費用。」

「好的,謝謝。」

名峰疑問著,「會計問,為何每一戶的錢都不同?」

安國毫不猶豫,「有某些的面積較大啦……他們今天拿到錢後就會去簽協議書的了。」

「最好在律師面前簽好所有文件後才給錢呀。」


「明白。」

「辛苦你了。」接著說,「希望這星期內就能搞好。」

他們到達現場後,名峰看到鐵絲網慢慢逐一地安裝中,「差不多時候就可以拆掉沒用的牆,有用的就搬走當作擋沙的牆吧。那些塑膠圍板也可以安裝了。」

磊點著頭,「進度還算不錯。」

名峰與磊早上待在工地,中午就回名峰爸爸的辦公室商量每天要改善的事情和檢討著進度。


第二天一大早,名峰正跟磊商討事情,治沙現場來了一批人。

一名職工急急走過來,帶喘地,「岳總……」

「甚麼事那麼?」

「有人找……安國理論……」

「安國叔不在呢。」

聲音越來越大。

「安國出來!」一個代表大聲吶喊。

名峰和磊一起走過去,問個究竟。

名峰問,「先生,有甚麼事?」

「安國呢?我要搞清楚,他是不是吃了我們的錢!」

名峰驚訝,「一場誤會吧?」然後鎮定地問,「先生怎樣稱呼?」

 我叫田木水,你叫我木水就可以。」

「木水叔,」名峰伸手跟他握手,「我是負責人,岳名峰。」

木水並沒伸手出來。名峰欲引領他們進去臨時辦公室,又遭拒。

名峰備受冷待但仍試圖表現親切,「是不是有些地方有誤會……」

「誤會?沒誤會!」木水接著大聲喊,「甚麼叫誤會?」

名峰望著磊,不知如何處理,磊於是問,「木水大叔,總得說明白吧?」

「有兩件事要搞清楚,首先是遷墓的事,其次是土地的事!」

「木水大叔,遷墓有甚麼事?」磊問木水的時候,名峰急打電話給安國。

「昨天,一個叫阿萍的姑娘打電話問我們遷墓費用的事。我們懷疑安國騙了我們!叫安國出來!我們要問個清楚!」

「你們怎麼會懷疑起我的堂舅呢?」名峰解釋,「阿萍只是負責稽查帳目,沒別的意思。」

「沒甚麼意思?怎麼聽阿萍的語氣吞吞吐吐,有所隱瞞一樣。」木水堅持,「先叫安國出來對質。」

安國一見到他們,便說,「木水兄,錢不是已經給了嗎?」

「給了?」木水質疑,「你給我們多少?」

安國堅定地說,「不就是你的要求嗎?」

「我們想要,你一直要求減少,」木水面帶怒氣地說,「最後給你減了。究竟你吃了我們多少?」

「你真的誤會了,」名峰一聽數目,安撫著木水,「我們認為價錢太高,所以一直要求堂舅降低遷墓的花費。」

木水不滿地說,「那價錢只是遷墓!墓地的費用呢?」

名峰問,「不是已包了嗎?」

「包了?」木水一聽,不服氣地問,「安國說,怎麼可能包了呀?」

「木水兄,遷墓不就包括墓地嗎?」

「包墓地的話,錢肯定不會那麼少!」

名峰呆望著磊不發一言,磊望著安國期待一個答覆。

安國看著木水,「木水,這事待拿合約出來再找律師說清楚。」

「這一筆就暫時放著,」木水的怒氣又來,「我們還要追究,你們為何騙我們的農地?」

「甚麼騙你們?你們的農地要多少錢,不就給足了嗎?我們連轉移的合同都簽了!」

「是給足,但現在你們已封地,叫我們以後怎樣放牧?羊吃甚麼?兔吃甚麼?」

安國反駁,「你們都轉讓土地給田公了,怎麼還能要求其他呢?」

「我們的土地轉讓以後,我們一直都可自由自在的放羊,偶然還會種菜、種辣椒,你現在圍起來,那就侵佔呀!價錢肯定不一樣啦!」

安國沒回應,只看著名峰。名峰拿不定主意,隨便問,「木水大叔,你們不是已經遷走了嗎?」

「還沒,我們住在前方,近家門的土地沒轉讓,遠一點的才轉讓了給田公。我們弟兄們的土地,轉讓掉的,也給你們封住了。」又大聲喊,「以後,我們的羊群怎樣過去?」

「你們還有別的地方可放牧吧?這方面可…可不能進我們的治沙區呢!」名峰帶點猶豫。

木水發怒,大吼,「不能進?以後我們怎樣幹活?還我土地!」站木水後面的伙伴也抗議,「還我土地!」

眾人眼看形勢不對,名峰跟磊一臉無奈地望著安國。

安國說,「你們總不能亂來吧?怎麼可能反悔呢?」

「甚麼叫亂來?甚麼叫反悔?」木水扯高聲線,「安國,你拿到了好處,就不理別人的死活嗎?」

安國聽到突然靜了下來。

「沒話說了吧?不計遷墓我們給你的,單以轉讓土地時你就賺了不少回佣。你拿錢不消災,怎樣說得通?」

名峰望了一下安國,不知他有再拿對方的錢。

「一件事還一件事,你們怎麼可以蠻不講理呢?」

「甚麼蠻不講理?你說!」木水被激怒,「你的土地轉讓給田公的價錢是多少?我們的是多少?聽說圍鐵絲網後你還拿到賠償金!怎麼我們就沒有!」

安國尷尬地說,「那些只是移平祖家的賠償。跟圍鐵絲網沒關係!」

「無論怎樣,今天你們得處理封地後我們的生計問題!」再次抗議,「還我土地!」眾人附和。

安國望著名峰,語氣帶點推諉,「木水,我根本就不知封地的事」,然後建議,「堂外甥,拆掉鐵絲網吧!」

木水附和,「對,停止封地,拆掉鐵絲網!」

抗議的人起哄,「拆掉鐵絲網!」

名峰氣結,但見人多勢眾,不敢跟他們理論。只忿怒地望著木水,雙唇緊閉。

磊亦第一次面對此情景,也不知所措。


只聽到遠處的胡總監發施號令,「停工。大家先休息吧!」

不久後胡總監帶著工地的人跑到名峰面前。

木水見工人數目不少,當中有的是附近村落的人,他看到後語氣變緩,「今天無論怎樣,要解決我們的生計問題。」

有了後盾,名峰膽子開始大了,氣壯地建議,「木水叔,這事還得再詳細商量,你們派人跟我們談。」

「有甚麼好談的?就是要拆鐵絲網!」

名峰立場強硬不示弱,「鐵絲網不可能拆!」

「不拆就賠償!」木水然後大喊,「賠償!」

「賠償!」之聲不絕於耳。

安國居然附和,「名峰,那就賠償吧!」

名峰堅拒讓步,默不作聲。


「我是工地的總監,」胡總監出來打圓場,「木水兄,無論是賠償,或是拆鐵網,都得再研究。」

「研究?怎樣研究?」

胡總監不徐不疾,帶著堅定的眼神,語氣和緩,「今天我們就先停工以示誠意,我們內部會討論怎樣處理……」

在胡總監跟木水商量的時候,田公致電找名峰。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6.7)工程起動 綠地情(6.9)管理難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