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 2013

綠地情(6.5)使命與方向

第六章 改造黃沙成綠地
(五)使命與方向

一陣強風吹過,沙子打在眾人的身上,名峰背後的風沙直撲,驚呼,「風沙的聲音真大,沙子打在耳朵很刺呢!」

進陽大喊指揮著,「我們撤退吧,沙丘附近躲起來。」

四人滑下沙丘,名峰看到附近矮小的草,「這些草那麼矮,長不活吧。」

已跑在遠處的進陽大聲回話,「那些是給兔子吃……」

等人齊以後,進陽主動問,「能去你們的治沙區看嗎?」

「一起吧」

「好,還期望進陽兄能給意見呢。」


四人到達治沙計劃區,剛下車,進陽便問名峰。

「岳大哥,這裡比我的生態林還要荒涼,還沒開始嗎?」

「是的。還要進一步的規劃。」

「寸草不生的樣子,你們的投資恐怕過億吧?」

「資金還不能作準啦。只是實驗性質的治理。」

「相信將來耗費不少。香港人富裕,來民勤貢獻一下也好。」

名峰微笑不語。

「用得著我的地方,就即管開聲吧。」

「一定,一定。」

磊不發一言的走到附近的樹下,注視著遠處,三人跟著一起過去。

名峰看著枯萎的樹便說,「這棵樹真不錯,將來要保留下來。」

進陽回應,「這叫胡楊,三千年不朽。」

磊看著名峰,「是的,有保存下來的價值,也可作為中心點規劃。」

名峰到磊凝望的胡楊的神情,笑著說,「你好像很敬畏的樣子。」

「生命力令人驚嘆。」磊點頭笑著,「這棵胡楊,見證這裡的變遷。」

「對。三千年的歷史見證者,將來也見證我們的努力,還有成果。」

磊隨意地笑了聲,「你給胡楊的使命可真大呢。」

「是誇張了點……使命……」名峰繼續說,「我想起你早上說到阿公的使命,我們要不要真的寫下來,以後可以有個方向與目標?」

「這個呀,」磊反問著名峰,「你還記得田公說的使命嗎?」

「印象中,外公說治沙育林是投資在人性上,還有便是一種好好愛護土地的使命吧。在你看來又是很籠統的吧?」

磊朗笑著點頭,接著建議,「我們兩人還是合力想出將來的更詳細的使命,然後變成這裡的口號吧。你想前一段,我想後一段,如何?不過,別只想投資的事了。」

「有趣,有趣。你好像真的很了解我腦海裡剛想到的就是投資呀。」名峰微笑思想,「你想何時要?」

「你覺得緊急嗎?」

名峰朗笑著,「急呀,當然越快越好啦,看你的急才呀。有沒有字數限制?」

「先隨意的想出初稿來,再修改吧。先給大家多點時間想想好啦。」

「好啦。我們總不能草率的。」名峰揶揄著,「希望不會變成假大空的口號就很滿足了。」
名峰微笑地點頭。


一會,名峰從公事包裡拿了一張設計圖出來,對磊說,「我來回跑了幾趟,對這一帶多了不少的認識。」名峰指著遠方,「那邊曾有一條大西河,已經乾涸了。要不然那邊可以取水。」

「如果可以取水,這裡也不會荒涼了……」一直站在旁邊的安國突然插嘴笑道。

名峰一愣,尷尬地點著頭,「是的,這一帶沒水源,所以只好利用水窖了。暫時第一區的範圍都在大西河河道外。」然後吞吞吐吐地說,「萬一……我說萬一將來那邊奇蹟地有流水的話,那邊就要有特別的安排了。」

名峰說完磊不經意地笑了一下。

名峰輕輕用手肘撞了磊一下,之後指著設計圖,「以我的觀察,這裡的沙質面坡度平,根據你的論文裡的建議,要舖設混凝土的管道來將地面的雨水收集起來,要不然雨水中帶很多沙粒。管道會有一些傾斜度,方便引水進入貯水窖裡。」

「這種水窖設計還要再深入的研究一下,因為這裡太乾燥,年降雨量不斷的萎縮,要善用每個下雨天,還有就是遇到乾旱時,有渠道注入別的水進去作後備之用。」
進陽驚訝,「你們還建造水窖呀?」

「是的,水窖將會是治沙育林成功與否的關鍵,而且得打算大量的建造。」
進陽表認同,「的確是如此……」

「沒錯,每個水窖放的位置也很重要。」磊看著設計圖裡的水窖位置,「怎樣分佈,距離、深度、大小、形狀,也許還要調整一下……」

「是的,這是初稿嘛。」

「明白。凡事知道怎樣去開始,就已經踏出成功的一大步了。」

「老祖宗說的『好的開始是成功的大半』」名峰無奈地笑著說,「很籠統的一句話,只講了結果,就是沒有深入探討事情要怎樣開始。」

「活學活用呀。」磊笑著回應,「老祖宗們的教訓總是對事物有所保留,這樣才會放諸四海皆準了。」

名峰嘆著氣,「當人人都知道好的開始影響重大後,反而令人不願去開始,對凡事都抱觀望的態度去等待別人先開始,然後就是抄襲改良,結果整個社會沒有人主動願望踏出第一步……」

磊點著頭,「說的甚是,所以,我們治沙就要在一開始的時候,讓後來者難以超越,事前的準備工夫一定要足夠。」

進陽不經意地聽著他們的對話,臉帶尷尬。

「沒錯,沒錯。我們用理論來實踐,也有充份的準備,應該會有很好的成就。」

磊開懷的笑著,「你的信心出來了。」又說著,「我們也要處理怎樣解決吃、喝和拉的最基本生理需要。」

「是的,人少時,可以到處拉,但始終會污染地方。所以首先要建好臨時廁所、廚房、飲水的地方。」

「關於廁所,我看過一篇新聞關於堆肥桶的,回去要找找看。」

「堆肥桶?很新鮮的東西一樣。」名峰帶點沮喪地說,「就搞那些前期的工作,就有夠累了……」

「沒辦法,我們都知道萬事起頭難嘛。」

名峰感嘆著,「唉……,現在知道了怎樣開始,還要有足夠的資源去實行,也要有詳盡的規劃……」

「『善於始者,必慎於終』,你認真的態度有目共睹呢。」

名峰佩服著,帶笑的說「你總能找到機會拋書包。」

「別開玩笑啦」,磊衷心地讚賞,「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你在一步一步的前行。」

「真的很擔心,」名峰望著磊,憂心起來,「你回去台灣後,我就要孤身作戰了。也不知會不會半途放棄……」

「你又來了,剛才的信心去了哪裡呢?」磊取笑著,「我看還是早點定下我們的共同使命好了,要不然你反反覆覆的又會自怨自艾的。」

「你可是這項計劃的中流砥柱,工程總設計師和總顧問呢。」名峰語帶哀求地說,「能不能留下一起做大事?」

磊眼神望向一片黃沙,心裡也在交戰,頓了好一陣子,「除非,研究所容許我留下來在這裡寫論文,要不然恐怕也只能再停留兩、三個星期……,而且,我也要跟忻婷商量一下。」

名峰欣喜地說,「期待你的答覆,我真的很擔心一切都只是剛開始,你就回去台灣了。」

「這個我能理解的。你也真的需要助手。不過,方向確定了,後續的規劃就會比較容易的進行。」

「但,每天在這裡黃沙一片中奮戰,也會感到孤獨無助的……」


名峰跟磊專注研究的時候,安國只好跟進陽在旁聊天。

過不久,安國插嘴,「兩位大哥,下午就歇歇吧。」

「時間過得真快。」

「也許你們太集中精神了吧。」

磊看了一看手錶,「天還很亮,想不到已是下午了,感覺這裡的時間過得比較快。」

「現在比較曬,我們歇一會,修改一下藍圖就早點回去吧。」

「年輕人做事真的有魄力!」

「堂舅,你也還年輕呢。」

「老了,不中用,看你們雄心壯志的搞沙漠治沙,真的很佩服。」

「你覺得像不像在燒錢?」名峰自嘲著。

「話不能這樣說啦,」安國酸著他們,「年輕人的本錢就是嘗試。用錢買經驗囉。」

磊也自嘲著,「我們交學費給社會大學嘛。」

「坦白說,你們的計劃花費真大呢。」

名峰點著頭,「左算右算,左加右加後,費用上漲了不少。」

「今天的新聞說全球將步入衰退,希望物價會能向下調整。」

「我也這樣想,只是原材料價格還是很高,我們在這裡的建築造價只要沒有上升太多,已經感到滿足了。」

「有些時候,也真想不明白田公的用意……」

磊有點不奈煩安國重覆著過往的話題,「其實呀,搞這些工程的最大目的,就是找個理由去派錢給我們!你要知道請一批工人要花費多少嗎?田公不想白養我們,就搞些工程了。吩咐我們每個人做事,除了口頭上說改造環境,投資還真的帶動了一下經濟發展呢。錢派得很有意義。」

安國聽到磊的話中有話,嘴藐了一下就自討沒趣的望向進陽。


「你覺得怎樣安排這片土地會更好呢?」名峰問著磊。

「噢,你怎麼了啦?你不是有計劃了嗎?」

「說是沒錯,我常在腦海裡問著,怎樣安排這片土地是最好的方法?治沙育林構思偉大,卻有點異想天開。可是,又覺得挑戰性很大……」

「人就是這樣矛盾中想事情吧?想到了解決方法,便會努力地向前行,不是嗎?」

「話是沒錯……」名峰振作起來,「無論怎樣,一步一步走吧!」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6.4)在地化 綠地情(6.6)治沙英雄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