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 2013

綠地情(6.4)在地化

第六章 改造黃沙成綠地
(四)在地化

名峰對磊說,「這一帶都要移平,那些比較完整的泥牆還可以利用,先拆下來放好,將來用來建擋沙牆用。」

磊問著,「何時動工?你請了監工嗎?」

「今天決定這裡土地的分佈。明天就會先建置臨時的辦公室,然後才開始動工,暫時調用污水處理廠的總監過來這裡監督施工。」

「你的準備工作安排得不錯。」

「你不是說過嗎?我們都是從錯誤之中不斷的學習與調整,然後再會犯錯,再學習與調整,周而復始……受過教訓,人總會長大的。」名峰苦笑著。

「對,也許你經過的磨練,就是訓練你準備好這次的治沙育林計劃吧?」


「也許吧。」名峰看著平靜的黃沙,憂心地說,「真的很難想像……」

「甚麼很難想像?」

「唉,難以想像到治沙育林是成功的計劃。」

「要樂觀啦!」磊鼓勵著,「其實,我們的計劃,就像是重新去建立新的事物,舊有的一套陋習,便可在這個新的地方完全的摒棄掉。沒有包袱的這一代,你又有強大的後盾支持,就可以無後顧之憂了。我們現在打好基礎,規劃得更完善與富有遠見,即使沒有致富的機會,我確信我們一定能造福這裡的人和子孫後代。常想著田公說的使命,就不用太擔憂了。你說對嗎?」

名峰露出笑容,「你講話總是長篇大論的,真講不過你啦。」

「也不是長篇大論啦。很多事情,好像是人所共知,但我們每個人感受到,看到了,卻不一定懂得怎樣講出原因來……」

「又或者,我們用眼看到的,並不一定就知道原因吧?」

「我們的傳統,一向都缺乏尋源問根和有條不紊去整理資料的精神,很多事都靠猜測,『大概就是這樣子的了』,有一個大概的觀察,結果能夠派上場就滿足,往往少了完整的論述與更進一步的準確研究。這也是我們過去百年來,科技發展落後的其中原因。」

名峰真心的賞識著磊,「有時我在想,你好像常說一些話,聽的人如果接收後便去思考,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在腦海裡浮現的。難怪爸說你有頭腦,跟你講話真的會得益匪淺呀。」

磊謙虛地說,「你這樣說太誇獎了。或者,有時人與人的對話,需要一個開始,我講的多是大家都經歷過但忽略了的事。人的想法有了開始,就可以有更多進一步的研究,甚至探討或彼此的交流了。」


中飯時份,安國回來帶他們出外吃。

車子走在半途,安國看了看遠處,突然問名峰,「堂外甥,想不想參觀一下本地人的志願林?」

「甚麼是志願林?」

「主要是靠幾個年青人成立的一個志願組織,協助鄉民治沙植樹。就是磊說的生態林。」

「是呀?」,名峰望著磊,「想不到跟我們的計劃差不多呢。」

「這可差太遠了,你想不想認識他們?」

名峰直截了當,「當然想!還求之不得呢!」

安國邊停車邊滑下車窗,大聲呼喊,「進陽…進陽…」

在馬路邊的小商店門前,坐在椅子上頭載著帽子的男人回過頭來,然後大聲回話,「安國,怎麼在這裡見到你?」

「有事搞……」

安國跟名峰、磊一起下車。

「這兩位是香港貴賓,來民勤做大事的。」

名峰跟磊聽到面面相覷。

安國接著介紹,「他是我堂外甥,岳名峰。這位是治沙博士畢磊。」

名峰望向磊,「治沙博士呢!」

「沒啦……,只是研究生而已」

「我叫蘇進陽,民勤人。」邊說邊脫帽子。

安國笑指,「他是蘇武的後人。」

「歷史是記載蘇武曾在此地被軟禁和放牧。是不是我的祖先就不確定了。」進陽說完朗聲而笑,黝黑的膚色笑起來有不少的皺紋,像是飽歷風霜。

安國建議,「有空可帶我們去蘇武廟看看。」

「行,隨時都可以。」進陽說完便詢問,「兩位香港來的同胞,到民勤有何計劃?」

名峰和磊還沒回答,安國便打斷,「你吃了沒?」進陽搖頭。

「我們得先吃點東西飽肚呢。等下邊吃邊聊吧。」安國續說,「不像縣城,這裡吃得比較樸素。」

四人進去簡陋的餐館。

安國點完餐,便問進陽,「你的生態林搞得不錯。今年的成果如何?」

「有上百個志願者前來種梭梭林,澆水,還有野火晚會。不同院校的大專學生來到實地了解沙漠化帶來的生態難題,饒富意義,學生都承諾以後更愛護自然,珍惜用水。」

「這很不錯了。你們替民勤做的努力沒白費呀。」

「可是人丁單薄,只盡點心意。」

他們兩人一來一回的對話,名峰與磊只好聽他們的份兒。

一會後,進陽問安國,「對呀,兩位大哥特意跑來民勤,想投資甚麼?」

「名峰是田公的外孫,來這裡搞治沙的……」

進陽驚訝,「老遠從香港跑來治沙?很難以置信呢!香港那麼好,怎麼會來這裡投資治沙呢?」

「田公想回饋鄉間嘛。治沙也是盡點心力。」

「治沙可是吃力不討好的持久戰呢。更耗費資金,岳大哥,你有何周詳的計劃嗎?」

名峰簡單地回應,「這方面還得再研究,目標是建立治沙的實驗區,由局部至整區治理。」

「你們有資金,可以成就的事比較多。」進陽拿起杯來,「預祝你們成功!」

各人拿取茶杯,「祝大家成功!」


「這裡是進陽的地頭,名峰有事幫忙,即管找進陽。他是一位古道熱腸的年輕人。」

「沒啦,沒啦。」

名峰聽到微笑客氣地點頭。

四人不經意地聊到沙漠化還會持續的原因。

進陽感嘆,「這裡不少有能力的人跑到外地賺錢,回來後經濟消費能力加強,需求增加,令本地物價上漲。農民的收入受限,現在百物騰貴,他們只好一再加強生產,如種麥,棉花,辣椒,葵子等。用水量增加,抽地下水也是迫不得已,卻造成惡性的循環。農民需要放牧和生存,否則會形成很大的反對聲浪。」

安國附和,「這幾年物價不斷漲,縣城生活都變得艱難起來,農村更困難,尤其民勤人著重學業,學費的擔子非常的沉重。現在水資源短缺,確實是生活迫人。」

「沒辦法,家鄉先天上便夾在兩個沙漠間,現在更惡化。沙漠的推進,實在令人擔憂何時滅城……」進陽不禁嘆聲連連,「站在為民勤的未來看,很贊成你們外地人來這裡投資。但在情感上來說,我們在地人不多不少認為你們外地人令這裡的物價上漲,影響了這裡的生活秩序,而且你們也應該瞧不起這裡的落後吧?」

名峰笑著說,「這裡不算落後啦。老實說,過於發達的商業社會,也不見得是好事。」

「你們來這裡治沙,某方面能帶動這裡的經濟,期望投資不是一種資源的掠奪,文化和科技的入侵,而是能愛惜土地,能照顧鄉民,不竟這裡的生活遠比你們想像中艱苦。」

四人雖初次見面,名峰從進陽的言語上的直率真情,可以感受到他對民勤的熱愛,也對外來投資者的顧慮。


吃完中飯,安國請求去進陽的生態林參觀。

到達後,安國介紹,「這片生態林由於資金的運轉,人力上都不及,在規劃上沒那麼詳細,建設上只好簡單……」

磊四處觀察生態林,遠望梭梭林的疏落,不發一言。

「這片生態林的土地,承包五十年,每年三月底四月初,就會很熱鬧,到時就有很多的學子來造林,教育意義重大。你們看遠處就是騰格里沙漠,那些沙丘正不斷的向這裡移動,現在只能盡快的建造防沙林,否則我們的村落都將被掩埋。」

名峰問,「那裡有沙丘?磊,你看到嗎?」

磊縐眉遠望,終於開口,「沒看到……」

「畢大哥的近視很深吧?看來,大城市的人的眼力都不太夠呢。沙丘夾在沙棗樹的中間,要很認真的去看。」

名峰極力遠望,搖著頭說,「真的看不到。」

「沒關係,待會我們前去看吧!」

隨後進陽介紹了附近的抽水井,還有當地的農業發展。

安國認真的引薦,「呀!進陽可是一個人才呢。田公的治沙大計,可用得著他呀!」

「人才就很難說啦。只是我比較理解這裡的狀況。」進陽建議,「你們在這裡開疆闢土,確實也要靠在地人來管理,這樣才能真正的了解到在地人的需求和感受。你們就算有周詳的計劃,在地人不能參與任何的建設,反對聲浪都會隱隱的發作。」

名峰點頭,「這方面是有道理。」

「你們的計劃有需要,我是絕對樂意提供協助的!」

「先謝謝。這方面還得再研究一下。」

「我們的生態林最缺乏的是資金,從樹苗到水源,都得花錢。假如你們樂意參與,投資這裡也行。」

「要再回去研究。」名峰笑著婉拒,「可帶我們到遠處參觀嗎?」


四人走去遠處,名峰驚訝,「走來這裡,才看到沙丘。我們的眼力都太遜了!」

名峰站在沙丘頂,背後的安國介紹,「你看下方,可看到沙丘的移動留下的蹤跡。騰格里沙漠的奮進,還有青土湖那邊阿拉善沙漠推移,每年成為沙塵暴的來源。騰格里還可以發展旅遊業如沙漠賽車增加收入,這裡的地勢不同,發展不了。在沙漠的夾擊之下,村民無以為計已走了很多,剩下來的也算是苟延殘喘吧。」

名峰點頭,「沙丘上的視野廣大很多,能看到整個區域的狀況。這裡原本是一大片平地,在從前確實能做到豐衣足食,難怪有糧倉的美名。可惜呀……村莊現在人煙稀少,附近植物枯死的景象,變成荒地了……」

「的確如此,這裡看的大漠景色跟青土湖看沙漠,視野不同,但面對的難題是一樣的。」安國指遠處,「你看那些枯死的胡楊,證明這裡曾經水源充足。」

「是的。現在可不一樣了。」進陽嘆聲,「留下來的是對這片土地的熱愛,但環境再惡化也只好遠走了……」

磊開口客氣地問,「進陽兄,你承包土地是在前方嗎?」

「是的,梭梭林那片。」

「生態林沒建造圍欄擋沙,沙丘前進不就會掩埋掉嗎?」

「我們經費有限,只好將就將就,而且相信梭梭林,沙棗樹長大以後就能擋沙。」

「原來這樣。」磊接著問,「黃沙看起來很貧瘠,恐怕不夠養份吧?」

「土地養份是夠的,問題在水資源。」

磊微笑點頭沒再發言。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6.3)理念至上 綠地情(6.5)使命與方向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