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 2013

綠地情(6.3)理念至上

第六章 改造黃沙成綠地
(三)理念至上

「阿公,這是暫定治沙的預算。」

由於田公眼力不好,名峰就逐一的說明所需的費用。

田公聽後讚賞著,「不錯,夠專業呀。」

「只是……」名峰遲疑著,「治沙育林的費用,像是個無底洞。錢花了,成果卻難以預料。單是器材損耗、建築物維修、氣候引起的災難、人為破壞、防止搶劫、火災等一些經常的開支,就已經吃不消了。不看數字,只有很大的理想,現在覺得我們看得太簡單了呢。」

田公笑著問名峰,「一切都還沒開始,就那麼快放棄了?」


「就是還沒開始,所以才覺得……開始了才放棄,就兩頭不到岸了。」

「孩子,」田公溫和地說,「我這一輩子積蓄的財富,在我到達盡頭的時候,我個人又能享用多少?不論窮富,你、我、賢侄,每個人都公平地只有一張嘴、一雙眼、一對耳朵、一個頭顱……一個人能享用多少?不就可能你吃多一點,吃好一點,結果還不是一樣的拉出來?我們生活富裕,想到的當然是希望能永保財富,子孫後代都不愁衣食。但是,世事變幻莫測沒有永恆不變的,唯一永恆的,是你、賢侄、我,曾經為這世界作過的貢獻。你也有兒子敬崇呀,你總是希望他能在美好的環境中成長吧?你去治沙育林,花費鉅大,錢的價值,就由紙幣演變成廣大一片的人造森林,土地是你和子孫的,資產也是你和子孫的。錢雖是花了,可是並沒有消失,只是變成我們還不能看到的固定資產。錢的價值,要看的是你怎樣洽當地運用。明白嗎?」

「阿公說的是……」名峰還是有保留地說,「不過,單是第一期的建設費用,已經過百萬人民幣了,將來不斷的擴大面積,錢財總有耗盡的一天吧?而且,誰也不能擔保我們治沙成功的土地,就永遠屬於我們。到時候要是給政府強行收回,你、我、磊的心血,就白白的浪費掉了。」

「錢有多少,便治沙多少呀。錢有限,你們願意付出的心力卻無限呢。至於土地會不會給收回,這也是未知的變幻呀,不要想太多了。沒收了土地,你們的功勞就會消失嗎?治沙育林不單投資在人性上,還有一種好好愛護土地的使命。讓你們改造荒涼的地方,讓後世的人都能得益。路是艱辛,就要謹記使命了。」田公接著問磊,「賢侄,你的想法怎樣?」

「我聽了名峰的財務報表,數字的確是很驚人。我們的計劃不止需要鉅大的財力,還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去開創、研發。而且二氧化碳排放、砍伐林木、提煉乙醇所得的資助,還是未定之數。除非……」磊欲言又止。

名峰急著問,「除非怎樣?除非我們的研究可以賣錢嗎?」

「對。這個世界沙漠地帶那麼多,節水植樹的技術如果能推廣,說不定還能將研究成果拿去賣錢。要不然就變成短期只有付出,沒有填補了。」

「只是能賣多少錢?世界各地有多少地方需要那些技術?而且別人學一學就偷師成功了,中國人的學習模仿能力可是世界出名的呢……」

「名峰,」田公制止名峰說下去,「別老是想著錢和想得太消極。賢侄當時說人是治沙成果的關鍵,人的心態也是決定未來的路的走向啊。賢侄的建議也是有道理,全球沙漠化,治沙的技術能賣的就賣,這也算是一種幫補呢。」

「阿公,你覺得在民勤搞房地產可行嗎?」

「你爸已經在武威、蘭州搞房地產了。民勤方面將來再研究一下吧。」

「好的……」

「污水處理廠也能提供治沙的營運開支吧?」

「污水廠的回報還不能確定呢……」

「你先別著急,無論怎樣,第一區就當作是實驗。就算錢花了沒有任何的成就,你們拿了經驗,磨練過,就已經是人生的一種價值。」田公勉勵著,「最重要是,你們可以不斷的學習與調整。相信我,錢花了,總是有其價值的地方的。」

名峰聽到田公的堅持,便沒有異議了。「那麼,我跟磊明天開始要去第一期規劃土地的安排了。」

「這才像樣嘛。要鼓起勇氣!」

「對了,阿公,第一期要起個名字吧?」

「不用了,就叫第一期吧,暫時不要搞噱頭的事了。努力做實事吧。」

「阿公,」磊突然想起一事,「我在網上看過一篇文章,是關於土地使用權證的問題……」

「你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使用權證》嗎?」田公誇讚著,「你果然比名峰細膩,連土地的使用權都知道!」

「只是順便找資料時發現的。」

「土地使用權沒問題的,都是我名下的土地;只要不改變土地成為非農地建設,就不用擔心了。你們還可以去申請水、電的設備。」

名峰想了一想,詳細的問,「這樣說,那些地方可以更改用途呢?」

「就上次我們看到的平房部份,其餘的田地就別搞建設了。」

「這樣呀。那麼,祖屋和連帶其餘的房子,都能移平當作治沙的辦公室和未來的宿舍嗎?」

「當然可以。就移平舊有的東西吧。不要被舊的事物掣肘。」

「這樣就好了。」

在得到田公的同意後,舊有的平房全部移平當作治沙的第一期工程。


吃完早餐後,田公對名峰爸爸說,「名峰跟磊將來應該常來回治沙第一期,今天開始叫安國當名峰的司機好了,沙漠地區比較偏遠,安國除了可以替他們買飯吃,幫忙搬運,也可以讓名峰不用駕駛汽車,減輕負擔。」

名峰與磊等到安國的汽車來後,就出發去治沙的第一期。

安國打破車上的沉默,「這一帶那麼荒涼,真想不到田公會在沙漠搞投資的。」

「阿公覺得我們還年輕,應該多磨練,改造沙漠能讓我們更愛護土地。」

「那麼荒涼的地方,人都跑光了,確實看不到有任何的投資價值……」

名峰默言,感到很難三言兩語就能讓安國知道計劃的底蘊。

磊插口說,「聽說這裡也有人承包沙地,搞生態林的建設。田公也是想做些事回饋這片土地。」

「我認識那個搞生態林的。我也希望田公的回饋有成果。要不然,錢都白白浪費掉了,要是派錢給鄉親還會讓人開懷呢……」

安國察覺到名峰默不作聲,便不再多言了。

名峰在車上看著跑了幾趟的民武公路兩旁,開始熟識的路程,將會成為生命的焦點。公路兩側的景色,逐漸由翠綠變成繁榮鬧市,然後便是沙丘起伏,隨時翻騰的黃沙。心裡暗暗自忖著,「未來,能堅持使命多久?真的會有成績嗎?」

磊也一直看著窗外的蔚藍的天空,在黃沙襯托下的荒涼景色,面對人類為了生存而不斷破壞地球的各種生態,心裡充滿著無奈與感慨。他想著,「不竟,數個人的力量太小了。有可能造成翻天覆地的改變嗎?」

他從沒想像過自己的一篇論文,會得到一位老先生全力的支持去檢驗是否可行。在沙漠地區植樹造林,除了單純的為了愛護土地的使命,也在高層次地是為了研究氣候,同時期望通過改造沙漠來吸收大氣當中的溫室氣體以舒緩氣候暖化所造成的災難。

名峰與磊站在公路旁,看著暫時平靜的黃沙,名峰望著磊,問道,「我想先建立簡陋一點的辦公室,作為行政和支援中心。」

「對,始終要有辦公室,你應該想將辦公室靠在馬路旁附近吧?」

「是的,運輸都比較方便呢。這裡附近有民房,得開條新路才行。」

「太近馬路也不是好事。方便我們的同時,也會方便了竊賊的出入。」

「沒錯,要是搶劫,也真的很方便。」

「我在想,在馬路進來的位置,將來種植不同品種的仙人掌,由矮至高的排列著,當作是屏障,以後想進治沙區就比較困難了。」

名峰望著泥濘路遠方靠近馬路邊稀疏枯黃的防沙樹木,「就在那邊開條新路直達這裡吧,到時候會安裝鐵絲網圍住,應該很安全的。」隨後頓了一下,「長遠來說,在鐵絲網裡外都種植仙人掌吧。外面的種植比較矮的,裡面的比較高一點,範圍廣泛一點,將來要爬進來也會遇到障礙。」

「是的,不過,種太多,將來更換鐵絲網也就不容易了……」

「唉,方便與安全,往往都是對立的,為了安全還會造成虛耗。」名峰想了想,「你說的沒錯,裡面的怎樣種植以後再研究,外面的就照剛才說的去做。今晚再修改一下設計圖。」

「好的。」

過不久,磊問道,「照你的說法,辦公室應該是建臨時的吧?」

「沒錯,暫時萬事從簡,先有了雛形,到時要是有足夠的錢,再定奪方向去設計和建造好一點的辦公大樓。」

「好。你想用那些建築的物料呢?」

「我看過很多地盤都用舊的貨櫃箱來當臨時辦公室,這樣看起來又方便又快捷。」

「這裡能找到嗎?」

「我爸的祕書替我找到供應商,還有價錢,不會很貴。」

四周閒逛的安國突然插嘴道,「看來堂外甥有很充份的準備呀。」

「沒辦法,資金有限,不能浪費在無謂的建設上。」

安國好奇地問,「那麼大型的工程,你們不安排一下動土儀式?」

「不用了啦。我們不是儀式化的人。根據資料統計,工程的大部份意外,都是由於缺乏安全意識、疏忽大意所造成;又或者沒遵照指示去作才形成的。我們著重現代化的管理,還有工程的責任監督。以後會有不少指導和培訓的工作,還會加強在督工方面的巡視,我們有信心工程會順利的進行。」

「話雖如此,大家都只求安心嘛……」

「謝謝堂舅的建議,」磊望著名峰本想提出意見,名峰想了一想,「也許搞個簡單的儀式吧。」

他們一起視察了附近的環境,名峰跟磊聊天時,在前方的安國大聲說,「那邊有幾座土饅頭……」

名峰問磊,「土饅頭?」

磊看了一下遠處,想了一想,「電視曾看過,那些好像是墓地吧。」

「確有點像饅頭…」名峰臉一縐,看了一看磊後問安國,「堂舅,你能找到墓地的家人嗎?」

「能,只是找到後怎樣處理?」

「我沒那方面的經驗……」名峰詢問著磊,「你有甚麼建議嗎?要做法事嗎?」

「我認為最重要是尊重先人,所有事情交給墓地的家人自行處理吧。安置妥當就可以安心的了。最好是移走所有的墓地,讓這裡的規劃能更完善。同時,也可免除不必要的恐懼感。」

「你說的也是,」名峰望著安國,「你能替我聯絡嗎?」

「他們大概要錢來處理吧。」

「你能估計大概多少錢嗎?」

「這個可以,要先查看這裡有多少座墓地才行。」

「好的,你盡量替我妥善處理。」

簡短的巡視考察完,來到附近的樹蔭之下納涼。

遠處鄉民跟安國打招呼,安國看到便跑過,只剩下名峰跟磊在一起。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6.2)漫長的規劃 綠地情(6.4)在地化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