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30, 2013

綠地情(6.2)漫長的規劃

第六章 改造黃沙成綠地
(二)漫長的規劃

「阿公早。」磊恭敬地呼喊正坐在籐椅上的田公。

「早安,磊。時間還早呀,不睡久一點?」

「開始年長了,所以會自然醒來。」

「你這個年紀,剛好是有為的時期,要好好地發揮所長,對社會作出貢獻了。」田公勉勵著磊。


「知道,謝阿公的指導。」

「別太客氣了,客氣就顯得見外了。」

磊微笑著點頭。

「我一把年紀,希望在最後的日子,看著名峰能夠改造沙漠,我這一輩子就無憾了……」

磊看著年邁的田公,心裡不由得酸了起來,默不作聲地點著頭表示理解。

「名峰這個傻孩子,經驗不足,以後還要你努力的扶助他呢。」田公伸手握著磊的手,輕輕地拍著,再次叮囑著磊,「你要用你的專業知識和技術,去協助名峰獲得成功。這小子很需要你從旁的給予意見和支持。」

「了解,」磊謙虛地說,「我會盡力而為的。」


不久,名峰起床,他們共用了早點後,便進去了田公的書房。

磊推門進去,在書房的牆壁當眼處,掛著以毛筆所寫的裱畫,潦草的文字,筆劃的氣勢與剛勁,突顯了行草的速、疾、力。磊細加察看,只能隱約猜出文字大概是「勿玩其……而不…玉…」。凝望那摸不著頭顱的文字,深深佩服著傳統書法的美學觀。

當磊坐下來以後,就將之前的論文製成投影片向田公簡報。

磊首先詳細地介紹著節水治沙概念與實踐的方法。包括自動化的智能滴灌技術,用微處理器監控著土壤溫度與濕度來管制灌溉用水量,在舖設管道上參考了台灣一些園林所利用的毛細滲透引導排水的設備。由於民勤嚴重缺水,設計上利用水窖來收集、貯存雨水,還對一些廢水循環處理後作灌溉再用。

面對兩大沙漠源的夾擊,在防止沙漠推進一事上,為了避免花費過量的金錢和人力在建造擋風沙的高牆上,簡報建議使用能循環再用預製好的波浪型塑膠板組件,或較昂貴耐火的混凝土裝配式組件來作擋沙牆;先在局部的地區治沙和培育植物,然後將擋風沙的組件逐步向外擴張。在治沙的地方,除了設立幼苗培養基地,還與外界交流沙漠植物幼苗的改造;為防止單一化的植林容易枯萎,特意設計耐旱性的混合林或複層林。

參考了外國關於培養護土的研究,處於乾燥性氣候的民勤土壤在過度開發和風沙侵蝕之下變得貧瘠。所以不打算利用傳統的草方格來固定流沙或以塑膠網格來形成沙障,會先在每塊治沙地區都將養份埋入數十公分的沙土中。這樣做除了令土壤逐漸變得肥沃催生微生物外,還有助提升吸收二氧化碳和水氣的能力。在一段長時間的培養護土之後,才正式的進行種植,以確保植物能獲得長久的養份。

簡報更特別引用一些研究指成熟森林處於平衡的狀態而吸碳能力減低,新生植物在輪耕之下的碳儲存率更高;因此整個治沙育林的設計概念,以種植新林木作為碳抵銷,從參加國際性的二氧化碳排放交易中獲得大部份資助。當林木成功培育一段時間,廣大的林木面積便利用國際的永續林地認證來砍伐,從而獲得另一筆的資助以減輕治沙的負擔。在未來,成功治沙育林,更可以將樹林輪流砍伐掉,或可用來提煉乙醇,以增加治沙經費。

簡報最後提到,節水治沙育林的研究,當中的細節雖還有待更進一步的實踐來驗證,但無疑在全球氣候暖化,二氧化碳排放不斷增加之下,善用廣袤的沙漠地帶來栽種植物是一個重要的碳儲存庫,因為林木在成生至完全腐爛都儲存著碳;長埋於土壤的碳更能作為穩定的碳貯存庫。林木的成長亦可增加土壤的濕氣,對水儲存和冷卻氣溫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田公聽完磊的簡報,拍手讚賞著,「內容非常詳細,規劃方向也清晰明確。」隨後望著名峰 疑惑地問,「這個計劃充滿著前瞻性,但相當的冒險。你的看法是?」

「確實是很冒險,而且成果難料。不過,依規劃的方向去實施,困難的地方相信可以一一的克服。」

「磊,你是這個概念的設計師,有沒有其他的看法……」

從名峰口中知道田公到香港後創業過程的艱辛,也了解田公建立龐大企業上肯定經歷很多挑戰和障礙,擁有豐厚的實戰經驗,必有很多的顧慮。磊在準備簡報時,已經思考著很多將會遇到的阻礙,於是,「整個規劃可以用不同的角度來看,以學術理論來說,在各種新的科技和研究出的技術配合下,治沙育林的挑戰在於資金的投入、持續的經營和有效的管理,那是很理想化的概念,很多事情都依照原定的計劃而行,所有的難關都可以跨越。」

磊說完到這便望著田公,田公點頭示意再說下去。

「以現實的狀況來分析,治沙遇到的問題的重心,是人。在實際的徵地,技術人員的培訓,與地方官員的交涉,政府的政策實施與調整,在實際運作時遇到的利益矛盾,人事安排等才是最難處理,處理不好可以拖垮任何的周詳規劃,產生很多的爭拗和衝突。現實環境裡,人是整個治沙育林成功與失敗的關鍵。」

磊說完。名峰點頭陷入思考。

田公並沒有多加評論,反而問,「如果先按照磊的計劃部署,半年內讓我看到你們的初步成績,然後再決定購買土地的大小來改造沙漠。你們覺得怎樣?」

「阿公,」名峰抗議著,「半年太短了吧?」

「半年很難看出有何成績呢……」磊附和著,「我們也沒有經驗,如果想減低風險,找合夥人一起承擔會較好……」

「不需要合夥人了,風險的事我的基金能夠承擔。半年的實驗是好像很短,但對我而言太長了,你們就當作是短期的評估吧。我希望能在半年裡看到你們的設計、方向、規劃、管理和處事態度,要是都讓我安心了,才能作出更大的投資。」

名峰望著磊,彼此點著頭互相表現出想嘗試。名峰回應著,「那就先半年看看吧。」

「快,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現在就去實地考察吧。」田公催促著兩人。


磊坐著名峰的汽車,經過石羊河,穿越縣城,沿途所見,在公路兩側長得濃密的柳林外,盡是沙丘起伏。車子最後轉了一圈後,停留在路旁,極目遠眺盡是黃沙滾滾。

名峰指著附近殘破不堪的房屋,「前面就是外公的土地了。」

「糟了…」磊驚嘆著,「比我想像中還要惡劣多了。」

「所以呢,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在紙上談兵呢?」名峰取笑著,「不會現在就想放棄吧?」

「不能說會,也不能說不會,」磊帶點玄的接著說,「是有紙上談兵的感覺。不過,來到這裡後,才體驗到人類毫無規劃的發展,最終令地球生態難以復原……」

「然後呢?」

「然後,我們如果能解決問題,實際地成功治沙育林改造沙漠,對人類的福祉便有了莫大的貢獻了。這就不能說是紙上談兵了。而且輕易放棄有挑戰性的事情,也許有點白活在世上……」

「好啦,別講那麼多廢話了,你覺得要怎樣開始?」

「問得好,任何一件事要怎樣開始是一個大學問。」接著開玩笑說,「看來,你要等我數個月時間,讓我要再寫一篇論文研究一下怎樣才能開始了。」說完笑起來。

名峰沒有理會磊,只專心的看著磊在論文裡的設計草圖,還有不斷的看著黃沙一片沉思。

「這裡,大概可以參考武威垃圾處理廠的綠化設計……」

「怎樣參考?」

「將來,騰出地方給工人種植蔬菜水果之類的。希望能自給自足。」

磊聽了點頭認同。

名峰指著破舊的房屋,喃喃地,「要是將這些全拆了,不知外公會不會反對?」

磊看著名峰,便問,「人都走了,房子又毀了,還會回來嗎?」

「都搬走了,這裡環境那麼惡劣,不會再回來的了。」

「既然都走了,為何不拆呢?」

「你看前面,」名峰指著一間保存還算良好的房子,「那是我外公叔父的祖屋,要問一下我外公才行呢。」

「你說得也對,要尊重老人家的意願。」

「除了那家祖屋,其他地方,都應該移平來當作治沙的基地吧?」

「那家祖屋也許在將來可做紀念館,紀念一下田公的宏願。其餘的移平後,看來可以當辦公的地方,還有總要建一些宿舍之類的吧?」

「你說的也是,這裡要請工人治沙,也要放置實驗器材,真的要詳細的規劃了……」


在名峰規劃整個治沙地區的建設的時候,磊先跑去民勤治沙綜合試驗站裡找沙漠地面氣象資料,並細心研究著氣候對民勤沙漠化的影響;隨後磊跑去剛建立不久的祁連山冰川與生態環境綜合觀測研究站,深入研究全球變暖對冰川的的變化與影響;還有融冰對流經下游的石羊河的影響。

名峰也在綜合試驗站裡的沙生植物園區裡學習沙生、旱生植物的技術,在提供治沙幼苗上,獲得了園區的鼎力支持,並將協助名峰的治沙區內建立幼苗培植室。同時,名峰開始著手設計灌溉系統當中即將運用到的軟體和硬體。


一個星期後的晚上,磊拖著疲累的身軀到達名峰的家裡。

岳媽看著磊的樣子,親切地問著,「磊,吃過了嗎?」

「吃了一些。」

隨後岳媽吩咐佣人煮羊肉沙米麵給磊吃。

磊急急的吃過麵後,便拿出一大疊資料給名峰看,「這些都是極為珍貴的氣候資料,我們將這些資料輸進去電腦,這樣便可以很詳細地分析與整理民勤的季節性氣候,用一段長時間的數據來預計將來雨水的分佈、乾旱的時期、風沙的日子等。在儲水與灌溉的時候便有所依據了……」

「好,」名峰讚賞著,「這趟辛苦你了。」

「不到西北都不知一個地方去另一個地方是那麼的路途遙遠!幸好我能夠找到新論文的一些資料。這次還讓我找到祁連山冰川融化的最新數據,如果現在不開始減緩溫室氣體排放,不努力治沙育林來儲藏地下水,還有節約用水,並善用水資源,不好好地及早規劃,恐怕未來二十年,整個祁連山山脈下游都會嚴重缺水……」

「二十年…」名峰思考著,「還有時間呢。」

「老實說,十多、二十年的光景,對地球的生態可以造成不可逆轉的變化呢……」

「可是現在就去想二十年後的事,也幻想太過了吧?應該沒有人會相信吧?」

「唉……也許,發生後才去處理,才有人相信事情的不可逆轉。這太可悲了。」

「這也不能怪人呀,又沒事實根據,你叫人怎樣去相信?」

磊堅定地說,「所以我的論文,從資料搜集、整理到分析上,都會做到有足夠的說服力與提供充分的證據。不過,無論怎樣,只要祁連山的水流減少,整個下游恐怕都要面對生態浩劫……」

「這樣說,看來這二十年內是關鍵的時期了。」

「二十年很快就過去。我相信很大機會少於二十年呢。」磊關心地問,「不知這裡的進展怎樣?」

「這一段時間,我都在編寫治沙第一期的財務報表,列明需要購買的儀器、資源和建築的支出預算。過幾天要給外公過目的了。」

「你快變成會計師了。」磊笑著說。

「沒有啦,我只是將資料傳給芷蕙,她替我去問價錢後也計算費用,將來還要當採購呢。」

「真羡慕你,芷蕙能幫那麼大的忙。你看來都全心全意搞治沙育林了……」

「我還在研究要不要搞房地產支持治沙的計劃。」

「房地產能帶來財富膨脹的效應,確值得研究。」

「我再來回跑了兩趟外公的祖家那邊,差不多一百公里的路途雖不算很遙遠,但民湖公路有些地方有沙子和人群,車速時停時快時慢,挺耗油。幸好現在國際油價下跌,又受到國家的價格控制,要不然跑一趟來回可真的不平宜呢。」

「長遠看,治沙區也許要搞好網路舖設,這樣才能夠遠程監控著進度。要不然,油費貴,人跑來跑去也累。」

「說得對,要申請網路專線才行,」名峰想了想,「這樣恐怕又要多一筆錢了。」

磊取笑著,「你現在對錢越來越敏感了。」

「坦白說,支出不少呢,還要跟外公仔細的報告才行。」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6.1)治沙藍圖 綠地情(6.3)理念至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