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3, 2013

綠地情(5.6)情定阿里山

第五章 異地情緣
(六)情定阿里山

「明天早點出發去阿里山。」

「好。」

「要帶點禦寒的外套。」

「天氣還暖暖,好好的,帶去做甚麼?」

「山上比較冷呀。妳要知道妳穿不夠,溫差太大,妳就會流鼻涕,然後……」



磊還沒說完,敏兒就語氣緩和地回應,「哦。知道了。」

他們在新竹火車站會合後,便在嘉義直上阿里山公路。

車子沿著鬱鬱蒼蒼的山麓而上,敏兒看到車頭紅紅的阿里山森林鐵路,大呼小叫的,「火車呀,真的很古典呢。」

「我們坐自己的車子,就享受不了坐火車的樂趣了。」磊突然抱怨,「駕車也是很累人的,本來旅遊就是講享受嘛,在車上的時間比四處觀賞的時間還要多。唉……」

「好啦,知道你辛苦啦。我又不會駕車嘛。」

「那麼,」磊色迷迷又調皮地對敏兒說,「今晚妳要好好的服侍我了。」說完笑了笑。

敏兒腆然別過臉,輕聲說了句,「亂講話。」然後就沒有再理會磊。

兩人享受著車窗外各式各樣參天的古樹,還有層巒起伏的高山,錯落的斷崖絕壁。

他們在高山博物館歇息吃中飯,隨後進入森林遊樂園。沿著巨木群林棧道步行,兩人細心欣賞「香林神木」、永結同心的古樹頭、還有姊妹兩潭。


在沼平車站附近的酒店住宿一晚,天未亮,便乘坐祝山觀日出專線到觀日出平台。

平台上,有領隊用擴音機大聲地講解。

「想不到那麼嘈。」

「就是囉,很掃興。那麼寧謐的環境,大大聲講解。」磊忿忿不平,「那些遊人只會跟風走來湊熱鬧,看不出有多少個懂得甚麼叫觀賞日出,連心態都沒有……」

「幹嘛啦!那麼激動。」

「很吵嘛,來看日出還是來叫賣?」

磊見日出時間還沒到,就找了個相對安寧,人少的環境去看日出。

雲海之中,天色漸漸透出昒昕的光芒,磊閉上眼睛心中祝願能夠觀看日出。

磊接著緊緊地搿著敏兒。

敏兒小聲抗議,「做甚麼?」

磊溫柔而字字鏗鏘,「我愛妳!」

敏兒一聽,身子軟下來,輕聲回應,「嗯……」

等到日漸漸暘,眾人興奮地大叫,「很美呀。」

兩人亦跟著喧嘩起來。當太陽慢慢升高時,磊突然鬆開雙手,急忙地從褲袋裡拿出預備好的鑽石戒指。雙手接著再次穿過敏兒的兩腋,左手抓著她的右手,用力地一拉,同一時間右手輕輕地一推肩膀,兩人面對面。

磊柔和地貼近敏兒的耳邊說,「敏兒,嫁給我!求妳嫁給我!」

敏兒一聽,眼淚泫然而流,僵硬地反應不來。

磊的右手將戒指匆匆地,輕輕地套在敏兒的無名指上。

敏兒微微笑著點頭,「你這強盜!我還沒點頭就給我戴上了。」

磊看敏兒的表情沒有反對之意,便沒有理會敏兒的話,溫柔地輕輕親吻她。


阿里山求婚成功後,兩人便著手計劃結婚的事情,敏兒在磊有了承擔後才同意磊回港發展。

磊帶敏兒去香港遊玩數天,逗留期間,去了不同的公司面試,結果其中一家滿意他豐富的工作經驗,便高薪聘請了。台灣的公司雖有挽留,卻讓磊覺得誠意不夠。遞上辭職信後,便開始著手處理離職的交接。

敏兒先跟父母溝通好,磊才親自到美濃,與鍾父母商量籌備結婚的事項。鍾父母同意兩人半年後先在台灣擺文定宴;文定後再擇良辰吉日到香港辦理正式的結婚手續和舉行婚禮。在磊的要求之下,敏兒覺得到香港工作是新的嚐試,於是同意婚後盡量配合跟磊到香港發展。

敏兒與磊找到合意的婚紗公司。敏兒與攝影師在商量。

「我想去拍外景。」

「想去哪裡?」

「聽人家說西子灣日落很漂亮。想去中山大學那邊拍夕陽。」

「可以的。還有嗎?」

磊突然想起,「能去墾丁嗎?」

「那邊太遠了。」

磊失望地說,「哦。」

「我建議去柴山的岸邊。」

敏兒問,「很漂亮的嗎?」

「驚濤拍岸,很有詩意。」

「好的。謝謝你們安排了。」

他們討論著約定三個月後拍攝婚紗照等細節。


一個月後,敏兒特意來到磊的宿舍,替他整理房間,還有收拾整齊衣服,兩人回到美濃小住一個多星期。敏兒每天替磊洗衣服,曬衣服,還買新的內衣褲,磊再次感到敏兒的體貼與細心。

這天,兩人甜蜜地沿著民族路直去黃蝶翠谷賞蝶,下午去附近的鍾理和紀念館參觀。晚上,他們去了擂茶驛棧。

棧內的工讀生邊快速地講解邊動作:「先將擂茶的材料放進擂缽裡,小心擂捧別太用力會敲爛缽邊……最重要是均勻用力地研磨成粉末……加入熱開水沖泡,接著隨意加入炒過的玄米粒……」

磊疑惑地說,「講那麼快,聽不清楚…」

敏兒便要求,「可說慢一點嗎?」也順便的問,「這裡的材料是甚麼?」

工讀生妹妹邊說邊動作,「就是有綠茶,芝麻,花生等,」快速背誦之前的話後,又急速地說,「擂茶味純,香氣濃,既能生津止渴又清涼解暑……」

磊聽懂沒聽懂後,便好奇問,「妳姓鍾的嗎?」

「沒有,我姓林……」

敏兒即時帶點抗議地說,「你把妹還有一手呀!」

磊隨即尷尬地笑了笑,「只是好奇而已,這裡不是鍾姓的嗎?」

「警告你呀!別看人家長得可愛就動心!」

磊點頭,「知道,知道。妳別亂想!」

「哼!」

林姓工讀生尷尬地微微笑的走開。兩人在擂茶店享受著美好的時光。

兩人一起去香港的前一個晚上,敏兒慢慢替磊將行李整理齊全,磊心裡滿足於敏兒的照顧。在離別前,兩人相擁沉醉在寧靜的二人世界。

機場送別,敏兒更雙眼通紅,磊只好臨別依依,獨個兒回去香港到新的公司工作。

「早安,經理。」

「早安,磊。」經理說,「他們都叫我史力加,這樣稱呼比較親切。」

磊看到經理的身形,領略到名字的由來。史力加說完隨即帶磊介紹給公司員工。

「我屬於大陸團隊,香港的員工只有你跟我,一個界面設計師,其餘的都在大陸。明天要回去一趟。」

「好的。」

史力加指著留有鬍鬚,架粗框眼鏡,看起來比磊年長的男子說,「界面設計師智皓。」

「你好!叫我阿磊。」

智皓搖著手跟磊打招呼,「你好,早安。」

在經過另一團隊時,個子不高,留著長髮,看起來雖然年輕但蒼老的男子,主動伸手跟磊互握,「叫我阿添。」

史力加冰冷的說,「阿添是香港團隊的經理。」

「你好,經理。我叫阿磊。」

隨後跟香港團隊的成員逐一相互介紹。

「你可以叫我阿全。」

「我叫高剛。」

「我是佐敦。」

「他們叫我阿國。」

第一天上班,磊要習慣新的環境,頓感到一切又要重新的摸索,所以懷著戰兢的心情留意四周的動態。

剛開始上班的時候,工作量不多,還算過得輕鬆。

磊每周不定時回大陸工作,住宿一至兩天。在回去大陸的途中,常與留著鬍鬚,富男性魅力的智皓一起,兩人住同一的宿舍,遂有機會經常交流,逐漸地成為好友。

慢慢地,磊待在香港時,都發現阿添他們每隔半小時便外出,只剩下高剛一人。

磊看到此現狀,便問高剛,「你怎麼不跟他們出去?」

「我不抽煙,」高剛不屑地說,「所以不跟他們出去。」

「他們好像出去也太頻密了吧?」

「真的拿他們沒辦法,權力大嘛。誰管他們!」

「原來這樣呀。」

「我做到這個月月底便離職了。」

「為什麼?」

「唉……」高剛欲言又止,「即時通訊聊吧。」

「好的。」

於是磊跟高剛雖然相隔只有一個位置,兩人都以即時通訊來聯繫。

「這裡很黑暗的。我做到完全沒有心情。」

「是嗎?你好像給孤立了。」

「是的,我非常討厭三賤客。」

「三賤客?」

「阿添是大賤,為人陰險;阿全是阿添的打手;阿國為人沒主見,只依附阿添。」

「原來如此……他們不是四人一起的嗎?」

「佐敦呀,算了。他是以前我很要好的同事的朋友,人沒有甚麼的。」

「關係好像很複雜一樣。」

「沒錯。不過,還是不聊他們了,一堆混飯吃的人。」

「了解……」


在高剛離職前的一段日子,兩人逐漸地熟悉起來。

某晚,磊好奇地問智皓,「我覺得史力加跟阿添好像水火不融。」

智皓爽朗地說,「沒錯。史力加是給阿添逼走到大陸的。表面上大家都為公司努力,私底下卻是仇人。」

「原來如此。」磊接著問,「聽高剛說史力加是老闆的親戚呢。」

「是的。只是阿添有工程部的最高級主管撐腰。而且公司希望分開不同的團隊去發展嘛。」

「原來這樣。」磊想了想,「阿添的勢力很大的嗎?」

「看起來好像是,工程部主管很器重他。」

「是呀?可是,他們好像都常不在座位上呢。每隔半小時去抽煙15分鐘。」磊帶點羡慕地說,「打他們那種工真的很爽呢。」

「這個就不曉得了。我跟史力加比較熟。」

「這裡的人事好像很……複雜一樣。」

「為何這樣問?」

「阿全會常監視我在做些甚麼,偶然還會指揮我做事情。」

「他就是這樣,不要理他。」

「你知道有人對他很不滿嗎?」

「知道。以前史力加離職的員工說過。」

「噢,好像很多人都不喜歡他呢。他沒有自知知明的嗎?」

智皓搖著頭。

磊感到徬徨,「我沒想過到這裡工作,要防避人的……」

「也沒甚麼的,習慣就好。」智皓意有所指,「有些人的權力欲很大,總想霸佔更多。」
磊有所領悟,「你指……阿添?」

智皓沒正面回應,只說,「到處也一樣啦。」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5.5)相偎相依 綠地情(5.7)充滿鬥爭的職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