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6, 2013

綠地情(3.9)你偷了我的心扉

(九)你偷了我的心扉

在逛街的時候,名峰拖著芷蕙的手,看著她問道,「明天有空嗎?」

芷蕙含情脈脈地凝望著名峰,「甚麼事?應該有空的。」

「我的好朋友由台灣回來,約我們見面,吃完中飯後一起去城門水塘。」

「哦,」芷蕙疑問著,「一定要見面嗎?」


「大家見見面交流一下吧。」名峰笑著說,「他的台灣女友來香港遊玩,順便認識一下香港的朋友囉。」

「這樣呀,好的。不過,我怕沒話題。」

「妳怕沒話題?」名峰開玩笑的說,「最怕妳講個不停。」

芷蕙聽後拍打著名峰的手臂,露出嬌憨的笑容。


「名峰。」磊向走進菜館的名峰揮手示意。

「磊,」名峰不好意思的說,「等了很久嗎?」

「沒有,才坐下來一陣子而已。」磊介紹著,「她叫敏兒。」

敏兒的表情顯得很靦腆,微笑著點頭。

「她叫芷蕙。」

磊微笑著,「妳好。」

名峰笑著,「今天可以好好的訓練一下國語了。」

敏兒邊笑邊點著頭。

名峰望著磊,「你去台灣都有一段時期了,發展得不錯吧?」

「一般啦。那邊競爭也很大。」

芷蕙插嘴問著,「以後決定在那邊發展了嗎?」

「雖然暫時工作還算感到滿意,暫時還不清楚方向。」

名峰抱怨,「這樣也不錯,我那份工可悶死了,都沒甚麼發揮的地方。」

「有薪水拿就很不錯了。」芷蕙笑著名峰。

名峰不認同,「我還年輕嘛,這樣工作會消磨掉努力向上的意志的。」

磊附和,「工作熱誠真的不能失去,要不然工作變得漫無目的,上班像坐牢一樣。」

「說的沒錯。」名峰看著芷蕙,「不過,像她這樣的工作狂,也是很辛苦的。」

芷蕙提醒著,「對啊,做會計本來就比較忙碌的。」

磊認同,「沒辦法啦。要賺錢,就只能勤勞一點了。」

名峰疼惜著芷蕙,「只是覺得妳都沒多少時間休息……」

芷蕙自嘲著,「我還年輕,又可以順便減肥。」

磊與敏兒都微微笑著。


芷蕙眼看敏兒一言不發,看了看她,便打開話匣子的問,「之前名峰說,你們是在網路認識的,很特別呢。」

敏兒害羞地笑著,「是的,我也沒想過會這樣。」

芷蕙直接問,「能說說你們認識的經過嗎?」

敏兒含蓄地望著磊說,「他呀,很喜歡在政治版裡回應別人的文章,常跑去引起罵戰。不知為何,有天跑來我的小說版裡留言……」

名峰取笑著,「三石是有名的『菰毒蘭』呢!」

敏兒感到疑惑,問著磊,「甚麼是『菰毒蘭』?」

芷蕙搶著說,「他發音不準啦,」語氣強調著,「是孤獨男!」

「原來這樣呀。」敏兒掩嘴微微笑。

名峰哈哈笑的解窘,「我的國語居然退步了。」

芷蕙好奇地問著,「妳真的寫小說嗎?」

磊戲謔著,「是的,寫那些騙女生的愛情小說。」

敏兒聽後輕輕的拍打磊的手臂,笑著抗議,「你跟以前一樣,都輕視我的小說。」

芷蕙問著,「真的嗎?」

「真的,他的第一個回應,讓我氣炸了。『這種小說如果出版,會有人買來看嗎?』」

磊澄清,「我也是無聊,加上是無意中才去了妳的小說版,發現妳的小說有不少點閱,當時只是很好奇問一下而已。」

芷蕙抱不平地說,「你這樣傷透人家的心呢!」

「他這個人,一寫文章就不會理人家感受一樣。」敏兒雖抗議著,卻也帶著甜美的笑容。

「後來就彼此認識了嗎?」

「後來我不理他,他又來回應,『這裡好像有不少人點閱呢,都是常看愛情小說幻想白馬王子出現的女生嗎?』」

名峰質問著磊,「你是不是想去結識女生才如此的?」

磊否認著,「沒有呀。只是很好奇,女生都好像很喜歡看那些愛情小說。」

芷蕙坦白地說,「我也有看呀。我會不會也看過敏兒的小說呢?」

「應該不會吧,我沒出版過小說,妳也應該不會跑去台灣的網站吧?」

「說的也是,我只有買來看。」

名峰頑皮地笑問,「我沒留意你有買呢!我像不像書中的白馬王子?」

芷蕙掩嘴而笑,沒有回應。

他們吃完後便去了城門水塘遠足。

磊生動地介紹,「一位明朝遺臣在清初逃亡至此,居然落草為寇,在此建造城堡山寨,附近的村民於是叫這裡做『城門』。我們站的地方,叫菠蘿壩──菠蘿在台灣有得很漂亮的名字叫鳳梨,以前盛產菠蘿得名,現是長滿青草皮的堤壩。待會我們就先從菠蘿壩自然教育徑方向走。」

敏兒與芷蕙同行,走路同樣的緩慢。或者兩人找到共通的話題,她們一路上都開懷地閒聊。磊不時回望,看到她們有說有笑,便告訴名峰,「我看到敏兒跟芷蕙沒隔閡地交談,心裡感到欣慰多了。她能在香港找到傾訴的朋友,就不會太寂寞。」

名峰說,「芷蕙性格隨和,很容易跟其他人相處,不用擔心,芷蕙會跟敏兒很要好的。」

他們四人走了一段路後,名峰指著隱蔽的林蔭小徑,「下邊的白千層非常出名,不少電影都在這裡取景。」

磊嘆息著,「是的。可惜現在不是雨季,看不到水浸白千層的景觀。」接著詳細解釋,「白千層的樹皮具有薄層海綿質,柔軟有彈性,既能忍受潮濕,又能生長在乾燥的環境。由於適應力強,經常種在植林區。樹皮的特性是會一層一層自然地剝落,顏色是灰白或褐白片狀,因而得名。」

敏兒笑著說,「畢老師很厲害!」

名峰與芷蕙聽到跟著笑起來。


四人慢慢沿著狹小的黃泥土級而下,磊攙扶著敏兒的手,越過外露的樹根,「泥土還沒完全的曬乾,小心滑倒。」

敏兒站在水塘邊的一棵白千層下遠望,「很漂亮呢!翠綠的山巒,倒映在水裡,微風吹過泛起層層皺紋。碧水藍天密林,好詩情畫意呢。」

芷蕙笑著說,「妳應該沒想像過香港也有那麼美的山林吧?」

敏兒點頭,「是的,我去的街道,到處都是人,樓房又窄又小。料想不到能來到鬧市中的森林,空氣特別清爽涼快。真的要趕快呼吸多一點。」說完笑了笑。

他們在水塘邊四周拍照,享受著溫暖而不猛烈的陽光。

逗留很久後,他們才拾級而上,順著水塘平坦寬闊的,夾道種滿密密麻麻高高長長的白千層步道進發。

沿途,四人都享受在路上的交談。


到了半閒亭,便歇息片刻。

敏兒輕聲吟著,「林壑春風聞鳥語,午陰嘉樹看清圓。」接著,「很清幽寧靜的環境呢。」

磊拿出陶笛,介紹著,「我在台灣買的紫砂陶笛,聲音很清脆嘹亮的。」

名峰和芷蕙拿過去觀賞著。芷蕙看完,便問,「你會吹嗎?」

磊點頭說,「會。」

名峰問,「有沒有熟悉的曲子?」

敏兒突然插嘴,「梳羅河!印尼的民歌。」

芷蕙要求著,「吹來聽聽。」

磊難為情地說,「沒試過在其他人面對演奏,怕吹不好……」

名峰鼓勵著,「沒所謂啦,我們又不會笑你。」

敏兒也鼓勵著磊,「快吹吧。」

磊勉為其難,便說,「你們別看著我,我在旁邊一個人吹。」

三人在寧靜的亭子裡,細聽著磊的演奏。

吹完以後,三人一致地鼓掌。

芷蕙說,「很熟悉的曲子呢。」

名峰說,「對,就是那個手錶廣告的曲子。」

「原來就是梳羅河。」芷蕙再要求,「還有嗎?」

「有……」

名峰感到磊猶豫,「你好像有保留一樣。」

敏兒甜絲絲地笑著,「他自己作的曲,不敢獻醜吧……」

磊聳了聳鼻子,示意敏兒別說。

芷蕙看到,便說,「哎喲,沒所謂啦。我們洗耳恭聽!」

名峰也說,「快讓我們聽聽你的作品!」

磊又跑在一旁,專注地吹奏一曲。

三人再次以掌聲鼓勵磊。


名峰說,「旋律優美,看來很適合用陶笛來演奏。」

「是的,」芷蕙邊認同邊問,「那麼好聽的曲,有詞嗎?」

磊搖頭。

芷蕙說,「真可惜呢!」

名峰建議,「哪就快配上詞吧。」

只見敏兒微笑著沒回應。

他們聽到磊的演奏後,繞著水塘走了一圈就各自回家。

敏兒與芷蕙道別後,兩人互相的保持聯繫,敏兒告訴了芷蕙小說網的地址。芷蕙更常去跟敏兒交流,成為敏兒的讀者,也逐漸地成為好友。



某天,芷蕙細心瀏覽敏兒的小說網便告訴名峰,她發現敏兒替磊的曲寫上了詞。

芷蕙給名峰看的時候,寫道,「真羡慕磊能作曲呢!」

名峰還以顏色,「多羡慕敏兒的才情呢!」

名峰看著敏兒的詞《你偷了我的心扉》:

「無盡的愛到永遠
愛的感覺多甜蜜
甜絲絲的回憶
濃情厚愛不停
我們相依偎
我們相盼望
美夢在愛裡擁有
永久

靜悄悄的親吻
呼吸為你停頓
我的世界為你停頓
給你獨佔
你偷了我的心扉
一直不還
讓我失去方向
不能遠飛」

寥寥數字,名峰看得出敏兒對磊的用情之深。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3.8)慢熱的戀情 綠地情(4.1)曖昧的送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