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6, 2013

綠地情(3.8)慢熱的戀情

(八)慢熱的戀情

名峰與芷蕙的關係一直沒甚麼進展。

星期五晚,卓堯問名峰,「明天,跟蘭芝和芷蕙去你家附近看最近上畫的電影,想不想?」

名峰說,「可以呀。」

第二天,名峰懶洋洋地走去排隊買票,人龍很長,最後沒買到票。卓堯便建議一起去名峰家的會所打羽毛球。


中午的時候,卓堯、蘭芝和芷蕙在名峰家附近的便利店等候。

名峰看到芷蕙,表情顯得不像第一次見面時的輕鬆。芷蕙笑起來也有點尷尬。名峰帶他們三人在公寓附近走了一圈,便去會所。

羽毛球場滿座,名峰遂邀請他們去他家坐和玩耍。他們三人堅持買些水果上去。


岳媽看到他們,目光好奇地打量著芷蕙和蘭芝,然後殷勤地招待他們。岳媽洗好水果,拿著汽水走出來的時候,蘭芝和芷蕙看到,兩人先柔聲地有禮貌地喊「麻煩阿姨」,接著主動地幫忙拿。在倒汽水的時候,蘭芝和芷蕙邊伸手拿杯子邊親切地說,「阿姨,夠了,不用倒太多。」

隨後四人一起興高采烈地在電視前玩遊戲機。

傍晚的時候,岳媽邀請他們三人留下,他們藉辭推說約了家人,要回去吃不便留下。

岳媽送別他們時,開懷地邀請,「這裡很久沒那麼熱鬧了。你們以後要多上來玩呀。」同時指揮著,「名峰,你送他們走吧。」

名峰帶他們乘車,途中芷蕙主動跟名峰聊天,也稱讚他媽媽很和藹好客。


名峰回到家,岳媽站在門口,邊眨著眼邊笑著問,「怎麼不留他們吃飯呢?」

「他們第一次上來,不好意思吧……」

「說得也是,」然後隨口問,「卓堯和蘭芝是一對吧?」

「是的。」

「對了。」岳媽微笑著說,「剛才,芷蕙看著掛在牆上的風景油畫,很欣賞一樣。」岳媽的眼神帶點詭異地問,「我問她畫功怎樣,你知道她怎樣回答嗎?」

名峰搖搖頭。

「她說那風景油畫構圖很美很引人注意。不過,樹的陰影的層次好像不斷地移動,看出陽光照射的角度在轉變。」

名峰抬起頭來望著自己的作品,驚訝地說,「為甚麼我從來沒留意呢?」

岳媽微笑著點頭,「是的。我們所有人都沒有留意到的細節,她卻察覺到。」

名峰心裡感嘆芷蕙的目光銳利。

「我告知芷蕙那圖畫是你的作品,她就尷尬地說她可能看錯了。」冷不防岳媽接著問,「芷蕙是不是暗戀你?」

名峰對於岳媽的話感到很唐突,呆呆地站著不懂回應。

「我看到她不時偷看你……」

名峰聽到回過神來,「媽,別亂說啦。我們才第二次……正式見面。」

「是嗎?」岳媽閃動的雙眼,疑惑地說,「總覺得芷蕙應該喜歡你。」

名峰沒好氣,「媽,好啦,去準備晚餐吧。」

岳媽邊走邊唸著,「芷蕙她們很有禮貌呢,應該都是不錯的女孩。追得過呢。」

名峰看著岳媽進去廚房的影子,腦海浮現著,「追得過呢……」


吃過晚飯,名峰站在自己的作品前面,仔細地觀賞,回想起在民勤沙生植物園區一隅寫生的情景,才醒起那天陽光明媚,帶熱的微風吹拂在白楊上,自己為了早點完成作品,便草率地沒留意到繪畫時自然地隨陽光的照射而下筆。這幅畫一直視為得意之作,料想不到原來自己的畫功還是很馬虎。


「阿峰!」岳媽大聲地說

大概名峰看得入神,聽到岳媽大聲說話,抗議著,「那麼大聲做甚麼?快聾了!」

「我連叫了你兩次,你都沒回我。」

名峰回過頭望著岳媽,「是嗎?」

岳媽燦爛地笑著點頭,「阿峰,看來你找到知音了!」

名峰嘴巴微微張開,笑了笑,「哦。」

說完便走去房間。名峰看著桌子上的照片,喃喃地說,「認識你那麼多年,從來沒留意過我的作品,」嘆了口氣後便伸手拿起照片,「是時候要將你藏起來了……」

收起照片,名峰探頭望著街景,繁忙的都市,行人在夜色之下匆匆走動,「我的人生,我的愛情,總不能還在跑步機上汗流浹背地奔跑吧?」


那晚過後,名峰便主動地約會卓堯三人。更積極地預訂電影戲票,選取最佳的位置。

逐潮炎熱的天氣,眾人都穿著短袖。芷蕙與名峰一起坐時,兩人的肌膚不自覺地接觸,名峰感到芷蕙皮膚光滑,毳毛不刺手,手不情願地移動,緊緊地互相貼住。在名峰想入非非的時候,芷蕙的手挪移開,名峰看了看她,她正在手袋裡拿出外套,然後穿上。

芷蕙看到名峰好奇的目光,便微笑著說,「戲院冷。」

名峰點頭,最初看戲的時候,顯得心不在焉。

四人食飯的時候暢所欲言。吃著吃著,名峰凝望著芷蕙片刻,芷蕙察覺,便笑著說,「我很愛吃這裡的沙拉。」

名峰直率地說,「吃沙拉多了,很易胖」

芷蕙一聽,露出尷尬的笑容。

名峰看到她的表情,立即道歉,「我沒甚麼意思……」

蘭芝聽到名峰的話解窘,「吃沙拉也很健康呀。」

名峰笑著點頭,「是的,是的。」

當四人離座後,名峰對自己的失言輕聲地向芷蕙致歉。

芷蕙笑起來帶著淺淺的酒窩說,「沒事啦,沒事啦。」


後來,名峰常約他們去打羽毛球,過後便上去他家玩。

他們交往久了,芷蕙與蘭芝都會主動幫忙岳媽切水果,倒飲料。名峰也察覺岳媽跟芷蕙很聊得來。

這晚,岳媽留芷蕙三人一起吃晚飯。

岳媽不斷地叫他們多吃,尤其對芷蕙說,「芷蕙吃多點……」

名峰聽到便說,「媽,吃夠就好了,別老是叫他們吃。」

「吃得是福呀。『呻饑莫呻飽呀』,沒聽過嗎?」

「難不成要吃到像水桶一樣嗎?現在已經夠……」名峰還沒說完,看到芷蕙露出尷尬的表情望著自己,便立即停口。

岳媽看到芷蕙的表情便說,「別囉嗦!」

回家途中,名峰向芷蕙致歉,「剛才,對不起……」

芷蕙聽到別過臉,柔弱的聲線說著,「沒事啦……」


某一個早上,岳媽邊看報紙邊說,「現在的人真的很奇怪,平常無節制地吃到飽,長肉了又來食減肥藥,搞到進醫院。」

「食減肥藥進醫院,沒那麼誇張吧。報紙就是愛亂寫。」

「你自己看。」說完將報紙遞給名峰,標題為「自卑胖少女亂食減肥藥陷昏迷」,名峰看了內容,發現內文寫著葉X蕙,感到有點奇怪,他記得卓堯的女友叫葉蘭芝,當時還笑她的名字都是草花頭很特別,現在好像跟葉芷蕙有點關係。再看下去,報導將那個少女形容為飽受歧視目光,在感情上屢受挫折的肥胖少女,前些天被異性嫌肥胖所以減肥來增加自信。

名峰打電話去問卓堯,「報紙……」還沒問完,卓堯已不滿地,「還不是你……」

「真的是芷蕙嗎?」

「她只是吃了減肥藥受不了,又痾又嘔最後昏迷,幸好她弟弟發現得早送進急症室呢。她如果看到報紙那樣亂寫,肯定受不了……」

「盡量不給她看……」名峰也感不好意思。

「真想不到她可以為你吃減肥藥的……」

「她出院了嗎?」

「今天下午吧。」

「那麼,我要不要去看她一下?」

「還是別來了……見了會難為情吧。」

名峰掛線後邊看邊氣忿於報導寫得與事實不符而且嘩眾取寵,除為自己之前無心之話對芷蕙造成傷害感到抱歉,亦感受到芷蕙對自己的話的重視。

「都是你亂說話啦。」岳媽從名峰口中得知道芷蕙進醫院的事,便訓斥著名峰,「在單純的愛情世界裡,辜負了女生,會令你的餘生帶來很多的麻煩。你要有美滿的婚姻,就要找個好對象,好好地對她……」

「知道啦。」

「那些報紙也是的,芷蕙長得那麼漂亮,那裡胖!那叫豐滿。現在的報紙都亂來的。」


後來,芷蕙他們再去名峰家時,岳媽痛罵名峰胡言亂語,還安慰芷蕙,「我對你的身材很滿意,這樣子才叫有福氣,別在意名峰亂說。」

芷蕙邊尷尬邊點著頭,「哦,哦。」

名峰感到岳媽對芷蕙特別的友好,記起跟磊的對話,也許岳媽喜歡的,就是理想的伴侶吧。


某天,名峰單獨約芷蕙吃飯的時候,送她一幅改良過的風景畫。芷蕙細心地欣賞,稱讚名峰的畫功有進步。

在送芷蕙回家的途中,名峰鼓起勇氣望著她,聲音帶著顫抖,「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

芷蕙點著頭,微微一笑,再露出淺淺的酒窩。名峰於是伸手溫柔地拖著她的手。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3.7)舊與新 綠地情(3.9)你偷了我的心扉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