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3, 2013

綠地情(3.6)鴛鴦耳環

(六)鴛鴦耳環

整個晚上,名峰跟芷蕙合唱了一首,還有跟卓堯合唱。餘下的時間都聽他們唱歌。阿儷一直都跟秀娟唱歌,時而當伴奏,時而合唱。

在各人歸家的時候,蘭芝的眼神看起來特別的詭異,「名峰,你送我堂姐回家吧。」

名峰不好意思推辭,就這樣陪伴著芷蕙一同坐地鐵。最初名峰找不到話題,沉默的氣氛令彼此都感到難為情。隨後芷蕙扯東扯西的問名峰事情,彼此才熱絡起來。

芷蕙開口問名峰,「你送了甚麼禮物?」

「一隻動物毛公仔,」名峰好奇地問,「妳有送甚麼生日禮物嗎?」

「我知道她一直都想要漂亮的耳環,今年便送了她一對鴛鴦耳環。」

「鴛鴦耳環?」名峰想了想,「中間翠綠的那對嗎?」

芷蕙邊說邊點頭,「是的,你有看過?」

「我們在合唱的時候,我看到蘭芝在試戴,的確很漂亮。」名峰回憶著,「不過,蘭芝戴了後,秀娟走過去跟她一起玩耍的時候,印象中耳環好像丟了……」

名峰還沒說完,芷蕙露出緊張的表情,急忙地問,「真的嗎?」

名峰點點頭,「是的,本來想說的,當時唱完歌後不為意就忘了……我也不知她們有沒有撿……」

芷蕙還沒聽完,已打電話給蘭芝。

「蘭芝,」芷蕙接著急促地問,「那對鴛鴦耳環是不是丟了?」

名峰看到芷蕙不斷點頭和聽到芷蕙「嗯,嗯」

過一會,芷蕙說,「那確定是丟在房裡了。我回去找。」

接著,名峰聽到芷蕙說,「不用啦。」一會又不斷地說,「真的不用了,妳路途遙遠,又在車上沒有站停下來。我回去就好,很方便……」

芷蕙掛了線後,便對名峰說,「實在太大意了……我堂妹真的丟了,我到站後要下車回去找找看……」

名峰立即支持著,「好,都快12點了,我陪妳一起回去。」

芷蕙望著名峰,露出感謝的目光,點著頭,「太麻煩你了。」

「不會。」

芷蕙憂心地說,「只怕給人撿去了,又怕房間有人在用……」

名峰安慰著,「不用擔心啦,如果職員撿到,就會還給我們的……」

「希望啦……」


由於蘭芝先打電話回去唱歌的那家店,女職員看到名峰倆便說,「房間剛才打掃過,現在也沒有人用,清理的職工沒回報撿到東西……」

芷蕙失措地說,「真的嗎?」然後望著名峰,「哪怎麼辦?」

名峰直接了當地對女職員說,「我們能進去找嗎?」

女職員親切地說,「可以的。」隨後帶領他們進房,並開了燈光。

兩人在房裡作地氈式的搜索,找了很久,終於在沙發與沙發的罅隙中找到一隻耳環。

芷蕙找到後興高采烈地說,「終於找到了!」

名峰問,「是不是只有一隻?」

芷蕙細心地看著鴛鴦耳環,邊打電話邊點點頭。

名峰輕聲說,「哪就好了。」

兩人走出房間,名峰建議,「晚了,我們坐計程車吧,我先送妳回去。」

芷蕙的左手輕輕撥開左邊臉的劉海,露出淺淺的酒窩,點著頭說,「真的很對不起,搞到那麼晚……你明天又要上班,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名峰制止,「不用客氣,那麼晚了,我們一起走吧。」

在計程車車上,兩人坐在後座,芷蕙再次致歉,「真是麻煩你了。」

「沒關係啦,我當時也大意忘了說。」

也許太累,兩人在車上就沒再聊了,芷蕙更閉著雙眼。


回到家,岳媽打開門。

「媽……」名峰驚訝地問,「怎麼還不去睡?」

岳媽嚴肅地指著掛在牆上的時鐘,「現在幾點?」

名峰看了看,留意到岳爸也坐在廳子裡,「爸,」然便低聲對岳媽說,「1點半……」

岳媽念著,「1點半!你長到那麼大了,那麼晚回家都不打電話回來告知一聲,你搞甚麼啦你?」

名峰吞吐著,「沒有……沒有,只是唱K後……有事……」

岳媽嚴正地問,「你去唱色情K嗎?」

名峰理直氣壯,「妳怎麼不相信我呢?」

岳爸緩和了一下氣氛,「媽咪,名峰已是成年人了,你別當他是小孩吧……」

岳媽瞟了岳爸一眼,「我在教兒子呀,你別插嘴!」

岳爸只好無趣地噤言。


岳媽唸著,「我再提醒你呀,太隨便的女孩不能長久,別衝動亂搞關係呀。」

名峰堅定地說,「知道啦。我沒有亂搞關係,相信我,好嗎?」

「為何那麼晚才回家?」岳媽疑惑地望著名峰,「雖然長大了,但不能胡來的。你要記住不能到外面亂搞女人的,也不能隨便傷害女性。」岳媽一口氣教訓著,「你要知道你外公最討厭男人到處留情,雖然你是外孫,但他一直都很看重你,你的言行要規矩,要正正經經地找合適的對象……」

名峰知道他媽難纏,便唯諾著,「知道!知道!我沒在外面玩弄別人的感情啦!」說完便解釋,「我只是替朋友的女友慶祝生日。朋友丟了東西,半途回去找。」

岳媽看到名峰堅定的眼神和態度,語氣變得溫和起來,「你知道就好。」

岳爸見岳媽的語氣好轉,便提醒名峰,「以後那麼晚回家,一定要打電話回來!你媽一直都很擔心你呀。」

名峰道歉,「媽,對不起,我下次會留意的了。」

岳媽聽到名峰的話很受落,欣慰地說,「好啦,我也不想管你太嚴,只是你做事要有交待才行……」

「明白。」

岳爸再次插嘴,「好啦,都晚了,快去洗澡吧。」


名峰回到房裡,習慣性地看著放在書寫桌上跟小彤的合照,目不轉睛地凝望,又開始懷念起她。

名峰與芷蕙別離後只偶然靠即時通來聯繫,由於不知說甚麼,聊也只聊幾句。晚上無事做,通常都是跟阿洛、阿文和卓堯玩橋牌。名峰與芷蕙的關係一直都沒甚麼進展。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3.5)合唱 綠地情(3.7)舊與新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