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0, 2013

綠地情(3.3)網戀

(三)網戀

失業後,去了一家公司,但覺得工作性質不是想像中的類型,做得悶悶不樂,但為了避免岳媽的煩擾要求進去外公的企業,只好暗中找新工作和面試。突如其來的沙士疫症入侵香港,香港人抱怨著政府的反應遲鈍,亦對疫症帶來的傷亡感到無助。本來單調的生活,一到假期便整天待在家裡,生活顯得更枯燥。

電台呼籲各人有任何不適都要戴起口罩。

名峰下班後,假日都足不出戶,偶然還會聽到他媽驚惶的說,「今天又有人感染了呀。真恐怖的病毒。」

名峰無奈地說,「我都快在家裡悶瘋了啦。」

「不知你是倒霉還是幸運,聽說你工作那個地區附近剛好是源頭,最多人感染。」岳媽正色地說,「別到處亂跑呀,要是感染了就要隔離呢。」

名峰輕鬆地回應,「離我公司好遠呢,妳怕甚麼?大驚小怪的。」

「你沒看到有很多人死亡嗎?那病毒無藥可救的。」岳媽反駁後並警告著名峰,「我還訂了最厲害的豬嘴口罩,拿到以後才可以出外。發燒也要通知我們,密切的監控著。」

「沒那麼誇張吧?妳沒聽新聞說嗎?」名峰淡然地說,「現在的疫情在控制之中,只要帶病毒的沒有亂跑,根本就不用擔心。」

「你怎麼知道病人沒亂跑?我一早就對政府沒信心了。」岳媽反駁著,「萬一你遇到病人後在你面前打個噴嚏,你就死定了。」

「現在叫人戴口罩,只是一種安撫人的姿態。香港人真的很奇怪,有病的不戴口罩,沒病的整天戴著口罩生活。」

岳媽厲聲的駁斥他,「既然有病的不戴口罩,沒病的更要戴口罩以防萬一了。」

名峰感到不對路,欲言又止地,「哦,知道了。」

岳媽形容在街上的人都誠惶誠恐地過活,並禁止名峰出外。名峰因此常在討論區瀏覽文章和參與討論。不經不覺間見證著網上社群所建立的沙士疫區資料庫,然後幾個月的光景疫情受控制,網站也功成身退。

沙士過後,香港人更珍惜身邊的人,在一片彼此勉勵,一起打氣過後,開始重新的振作起來面對挑戰,不再閃躲難關,不再自怨自憐自艾,鼓起勇氣闖未來。


經濟仍未開始復甦,名峰在工作上興趣不大又難以投入,習慣了在網上打發時間,晚間都愛在討論區流連。在一次偶然之下,在討論區看到一個網站的連結,便進去研究一下。由於網頁黑漆漆一片,挑起了他的好奇心,「這網頁搞甚麼,甚麼都沒有?」

心裡感到不服氣,始終是電腦系畢業的人,破解網頁的雕蟲小技總不會缺,便嘗試打開原始碼來看。原來網頁有內容的,只是黑背景加上黑字。網主惡妹其實發表了不少自行創作的詩文,還有連結進去圖片集。他慢慢研究起來,感覺到網主的詩文頗為特別,像是經歷了不少人生波折,總是帶點苦澀與辛酸,但又感其思想凌亂,內容沒多少連貫性,難以明瞭網主真正想表達的事情。

由於覺得網主的網頁有趣,便在網誌裡回應,「漆黑一片,更能挑起閱讀的興趣。詩句讓人看到苦澀、辛酸,也有撲朔迷離的惘然。努力面對人生的不同挑戰吧!」


不久後惡妹回覆了名峰的回應,亦感謝他的欣賞,並視名峰的讚賞為一種推動力。這樣他們便由此認識,慢慢的以即時通訊來互相聯繫。

起初,名峰只是單純地聊天,後來互相知道彼此的姓名。惡妹跟名峰同姓。她便叫名峰做「峰哥哥」。由於「岳」和「惡」字的廣東話發音一樣,加上她形容自己有極兇悍惡鬥的一面,所以便叫自己做惡妹。

名峰本意是想學磊在網路上看看有沒有機會找個有緣人,學學磊的網戀以解寂寥。最初跟惡妹聊天次數多了,難免有幻想而生情愫,心裡也是想著有沒有再進一步發展的可能。兩人交談久了,他詢問惡妹的年齡後得知跟他年紀相差太多,心裡還猶豫該怎樣令自己作個了結,當惡妹告知擁有過不少情史後,他便鐵了心不會接受惡妹過去早熟任性而妄為的舉動。

只是慢慢的,每當工作無聊,而惡妹又在線上,便跟惡妹聊東聊西的,惡妹談校園生活的遭遇,名峰便聊過去的一些趣事,工作上的不滿等。有時亦聊起前女友,感到很懷念與難忘,聊天久了,彷彿產生一份寄託,彼此在網上傾吐心事的朋友。

有一天,惡妹說不開心,名峰好奇一問之下才知道,惡妹因為背著男友再交其他男人,所以鬧分手。

名峰不解的問惡妹,「妳都已經有男友了,為何還要找別的男人呢?」

「我男友滿足不了我。」

名峰在電腦顯示器前看了不知怎樣回應。

接著惡妹寫道,「我需要給人疼愛,給人迷戀,給人擁抱。我的存在的價值變得更重要更真實了……」

名峰再看下去,感到年紀那麼小的女生,講出那種話,便指正著,「妳年紀輕輕,甚麼都還沒成熟,真胡說,妳的價值觀錯亂了!」

「你不清楚啦,不相信就算了,我身邊的朋友,都是這樣子啦。」

「妳知道妳背叛妳的男友呢!」

「甚麼背叛!請你尊重一點!」

「妳背著男友跟別的男人交往,不是背叛嗎?」

「我又沒有愛那些人。我們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名峰感到氣結,回覆著,「甚麼歪理,妳不愛別人,就可以濫交嗎?」

「你少來教訓我,我心情不好。」惡妹反問,「你要不要跟我約會?」

名峰感唐突,呆望著電腦的顯示器上的句子。

過了一會,惡妹甚至寫了一些露骨的情慾文字。

突然的挑逗,突然起了激情。不過,在電腦前,不用即時的回應,名峰跑去喝了杯冰水,讓時間來冷卻自己的欲望。

由於名峰久久不回覆,惡妹便呼喚名峰,「喂,怎麼啦,怕我嗎?」

名峰為了再冷靜一下自己,只好特意的將即時通訊的標記偽裝成通電話中。過了久久,名峰心情平伏,但為了不想再勾起欲望,便不再回覆惡妹的訊息了。

名峰很長時間都不回應,等待中的惡妹再傳訊息挑逗他,「你真的很膽小呢。我都不怕,你卻怕得要死。」

名峰看後覺得很不是味兒,但又不想再繼續那個話題,便索性下線了。


自從那次惡妹大膽的挑逗以後,名峰刻意地禁止惡妹看到他在線的狀態,過一段平靜的日子。

在討論區,偶爾惡妹會問名峰為何不上即時通訊,名峰總是說有事在忙,少了時間玩即時通訊。逐漸地,他們都只在討論區聊一些大家都感興趣的話題。始終在公開的地方,惡妹很收斂,沒寫露骨的文字。

不過,後來名峰看到惡妹在線,總是想聊聊天,了解一下惡妹最近的生活,便自我安慰別太沒風度,最終還是解禁了在被拒名單中的她。有些時候看到她在線上,也會主動的打招呼問候,但話題亦學會了點到即止,不想無故地被挑起欲望。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3.2)雙失青年 綠地情(3.4)看不見的未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