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6, 2013

綠地情(2.9)突如其來的大雪

(九)突如其來的大雪


「快過農曆年了,你要計劃一下回香港的事。」田公在吃甜品的時候提醒著名峰。

岳媽建議著,「不如叫芷蕙來這裡過年吧。」

田公不贊同的說著,「孩子還小,不適合長途的旅程呢。而且芷蕙的家人在香港,也要去拜年呀。」

「明天我叫阿萍安排一下你的火車票和機票的事。」岳爸搭嘴道。

「好。」

岳爸親切地說著,「這次回去,住久一點,二月底才回來吧,到時標書的細節就要開始寫,你會很忙碌的了。」

「知道。」


當名峰的火車票和機票都準備好後。晚間的新聞報導著說,「由於受北方冷空氣和青藏高原偏南暖濕氣流的影響,甘肅地區未來將出現大範圍的罕見降雪和氣溫下降……」

「怎麼這個時候下起雪來呢?」名峰驚訝地問著。

田公微笑著說,「瑞雪兆豐年呀。」

「甚麼意思?」名峰感到很好奇。

田公解釋著,「冬天下雪,在雪融以後,農田就有養份和水份,這會讓土地更肥沃。到春天耕作的時候,農作物便會長得更高更壯,可帶來豐收呀。所以說是瑞雪。」

「原來這樣。希望不會影響到這裡的交通呀。」

「再留意著看。今晚要先準備好禦寒的棉被了,明天也要準備好大衣。今晚氣溫看來會下降很多。」


在清晨時間,名峰已開始感受到寒風,起床的時候,也比之前穿更多和更厚的衣服。在吃過早餐,打開門要上班的時候,他興奮的說,「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真雪呢!難怪那麼冷。」

岳爸附和著說,「聽說融雪的時候會更冷。」

名峰拿著雪在手裡玩弄著,「好冷!」

岳爸提醒著他,「別玩了,要去上班了。下班以後再玩個痛快吧。」

名峰不太情願的拋掉手上的白雪,「哦。」


名峰擔憂著說,「這場雪下得真久,都已經有十多天了。」

岳媽回應著,「明天你就要起程回香港了,這一段下雪的日子,蘭州到武威的火車班次出現不少的延誤,你去蘭州,影響應該沒那麼大吧。」

岳爸說著,「相信班次會有影響,火車來的遲,出發自然會遲的了。」

田公憂心地說著,「春運快開始了。現在大批民工正開始興高采烈的回老家,雪下得那麼大又那麼久。長江中下游也受雪災的影響,清理積雪就已經影響到鐵路服務,很多火車路段都給雪埋住,交通也出現延誤,再加上部份地區電力中斷,真的雪上加霜。」

岳媽接著說,「爸,這場降雪可是近60年罕見的呀。天氣的事,誰能預料呢?」

「話雖如此……他們家回不了,心裡一定很焦急和難受。這次他們真的是很受天氣的直接影響過節日的快樂心情。」

名峰笑著說,「記得我舊同學還說氣候暖化,這次下的雪又大又久,不知他怎樣解釋了。」

田公嚴肅的說,「你生活在幸福的家裡,不能那麼輕佻,不能隨便的開玩笑,你要知道很多民工現在正受著苦。」

名峰道歉著說,「對不起……我以後會留意的了。」

「就是你之前說的舊同學嗎?他應該有道理才會說氣候暖化,你不能胡亂的取笑別人,他應該是專業人士。」

「應該是吧,他專門研究氣候。只是他說過甚麼全球氣候暖化,天氣變得極端,可能因此反常的變冷。回去以後再找他個明白,他應該也有解釋的。」

「他研究氣候,你記得問問看為何會建議你去治沙育林?能介紹給我認識一下也好,看他有何想法。」田公認真的說著。

「記得,反正我也想問他關於太陽能發電的事,回去會打電話問問他。」


由於甘肅地區持續一段時間大範圍地下著大雪,街道兩旁、建築物的屋頂,還有車頂都是一片白雪皚皚。名峰到遠離市中心20公里的武威火車站等候著蘭新鐵路段的中途火車。他順利進去火車以後,座位上早已坐滿人,便站著觀看車窗外的景色,急速的火車,沿途黯淡的天空雪花揚起又不斷向後消失;街道上還隱約地看到民工穿著厚厚的衣服,一些無懼風雪地在道路撒鹽撒砂,另一些負責豎立一些安全標誌牌,他心裡敬重著民工的勞苦,也嘀咕著,「希望去香港的航班能夠順利的起飛。」

一整天的等候,頻繁的轉車轉飛機後,名峰拖著疲憊的身軀到達了家門。

名峰沒力氣但興高采烈的呼喚著,「老婆,我回來了!」

芷蘭邊開門,她的臉頰邊親著名峰,興奮地說,「嗯。」

名峰抱著年幼的敬崇,親切地說,「乖寶寶,爹地回來了。」

敬崇好像在思索著甚麼般,張眼不斷的打量著名峰。


過不久,他們就吃著蘇菲亞煮的晚餐。

名峰的表情很興奮,「很豐富呀。很久沒吃蘇菲亞煮的了。」

「我跟蘇菲亞準備了一整天呢。就等待你回來。」

「這趟回來,真的太困難了。火車飛機都延誤,幸好早早訂了機位。」

「新聞說,這次大雪災,搞到交通混亂。過幾天春節回鄉的高峰期,恐怕更糟糕了。」

「我在蘭州火車站,也是人頭湧湧的,我還是第一次體現到遊子歸家的迫切心情。民工的景況,實在是讓人看得心酸。」

「我們太幸福了。」芷蕙邊說邊看著敬崇。

「大雪,讓我感受到中國人口多而且處境艱苦,國家富強繁榮的路,真難走。」

「新聞裡看到那些民工等待火車的畫面,冰天雪地堅持趕回家,實在感人。」

「是的,飛機場也是塞滿回家的人。中國人特別注重過年。」

「團團圓圓的快樂吧。」

名峰微微笑,「我媽還想妳回去團聚呢。」

芷蕙感到為難,「太遠了。」接著她扯開話題,「你寫標書的工作進度怎樣?」

「那個新污水廠投標嗎?」

芷蕙聽後點著頭。

「差不多完成了,得標的話,我要去英國和荷蘭跑一趟。」

「機會大嗎?」

「機會很大,只是那邊的環境真的很惡劣。」

「聽說那裡是黃土高原,氣候乾燥。爸媽都適應嗎?」

「為了家族生意,加上那邊住的地方確實比香港寬廣,他們都適應了。你看媽留在香港兩個月不到就回去了。」

「你自己呢?」

「還可以,有工人服侍打點,生活消費低,只是離你們太遠。」

「沒辦法,工作要緊;又是舅父聘請你的,只好隔一段時間回來了。」

「真的對不起了…………」

「還好啦。不要太掛心了。」

名峰若有所思,默不著聲。良久,終於打破緘默,笑著說,「外公想認識磊呢。」

「為甚麼?」

「阿公買了很多田地,想綠化沙漠,看磊有何建議。」

「真的嗎?」

「我看出阿公很認真,只是我要問磊有何意見。」

「他應該不願回去大陸工作的。」

「忻婷應該也不允許。無論怎樣,如果得標,我應該還會去台灣找他,污水處理廠想利用太陽能發電。」

「是呀。」芷蕙想起大雪,好奇地問,「不知這次大暴雪是不是跟磊說的氣候變化有關。」

「也許,但記得他說過全球氣候暖化,這次好像不成立了。」

「不清楚,找機會打電話問他吧,他很久沒上網了。」

「晚一點會打電話他聊天。之前外公帶我和明麗去的沙漠,鄉親都變成難民到處飄泊定居。我才想像得到氣候難民的苦況。」


吃完飯後,名峰不見磊在網上,便打電話給他。

「三石。」

「是你呀,名峰。」

「最近很忙碌嗎?都沒上網。」

「是的,都沒空上網。在準備新的論文。」


「又有論文呀?」名峰笑道,「這次的大暴雪那麼久了,你怎麼說是氣候暖化呢?」

「我說氣候反常和變得極端。主流的科學家亦正研究各種導致氣溫上升與下降的因素。這次赤道附近的太平洋中、東部地區的海水表面溫度低於正常值;另外就是孟加拉灣暖濕氣流異常強大,簡單地說形成了反聖嬰的氣候現象。」

名峰似懂不懂的回應,「原來這樣。」

「或者可以這樣猜測,過去一段時間大氣累積了一定的能量,通過暴雪釋放出來。過去幾年溫度上升出現很長時期的暖冬,水蒸發量大;另一方面,空氣中的氣膠有冷卻溫度的作用,說不定在高層天空形成強勁的冷空氣團。當暖層增多的水汽與高層的冷空氣相遇時,形成冷暖的鮮明對比,降雨和降雪就變得激烈了。」

「就是說,還是有關氣候暖化?」

「可以這樣說的。就是氣候暖化效應加上空氣污染物,尤其形成雨、冰和雪需要大量的『雲核』與『冰核』,都可能與氣膠有關,也正在研究當中。」

「甚麼氣膠?」

「就是香港常說的懸浮微粒,長江流域和南方工業地區,汽車、燒煤發電廠所排放的空氣污染物。微小顆粒有助於雲、冰凝結成核,都能反射陽光降低溫度。」

「難怪香港也那麼冷。」

「台灣也很冷。」

「我才剛從大陸回來,可以說見證了大雪災。」

「那邊的情況更糟吧?」

「是很糟,武威、蘭州的交通都大受雪災的影響。」

「你怎麼會去了甘肅?」

「我去研究一下治沙育林的事嘛。」名峰說完微笑起來。

「真的嗎?」

「開玩笑的啦,你怎麼認真起來呢?我只是回去幫我爸忙。」

「原來這樣,如果真的治沙育林,我還想給你看我最近的論文做參考呢。」

「論文有關沙漠種樹?」

「對,就是研究廣泛的利用沙漠來製造碳匯。」

「哦。或者我外公會有興趣。他認養了一大片沙漠,也想出資搞治沙。」

「真的嗎?沙漠治沙植樹是可行的,但要長遠的規劃和投資很大。」

「我外公很認真呢。將來,你有興趣跟我外公見面談談嗎?」

「這個呀,我還沒完全寫好論文,過幾個月後傳給你吧。到時候再看有沒有空。」

「好。對了,我正在武威搞污水處理廠的投標的事情,得標以後想用太陽能發電照明,也許還會用到風能,上次你說台灣搞太陽能發電場,你能介紹一些廠商給我認識嗎?」

「要廠商資料不難。也許我可以介紹電子系的教授給你認識,說不定可搞合作的伙伴關係。現在利用太陽能已是趨勢了。台灣也有利用沼氣發電的技術,你說不定用得著。」

「好的先謝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2.8)家族式企業 綠地情(3.1)大頭貼相片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