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7, 2013

綠地情(1.8)海岸嬉戲

(八)海岸嬉戲



第二天。

磊介紹,「前面就是當年荷蘭人死守接近九個月的城堡,當時叫『熱蘭遮城』,原名叫『奧倫尼亞城』,曾經是行政和經濟中心。鄭成功在赤崁樓輕易打敗荷蘭人,熱蘭遮城卻久攻不下。鄭成功在這裡打敗荷蘭人後,曾經由赤崁樓搬到這裡行政,裡面可以看到他的雕像。日據時代重建後改稱『安平古堡』。我們進去看看。」

「要錢的呀?」芷蕙帶點驚訝的問。

「是的,不太貴,幾十塊台幣。」

「哪,不用了,門口看看就好,我怕我們時間不夠呢。」

「大概妳對這些古堡沒興趣吧?」名峰笑著說,「那就算了,到此一遊就夠了。」



磊說著諢話,「你要不要小個便留念?」

忻婷抗議著說,「你呀,又講沒營養的話,不怕丟人嗎?」

名峰跟磊只好大笑回應。然後磊載他們經過安億橋去下一站,「這裡以前也是沙洲,叫二鯤身。」

「億載金城這個名字真好聽。」芷蕙笑著說。

「以前安平古堡在一鯤身。昨天說過,由於河流的搬運和侵蝕作用,令港口淤積,沙洲久了就連在一起。海岸線也後退了,這是大自然的威力呢。」

「這裡還有護城濠呢!」名峰驚訝的說著。

「對,以前這裡是軍事要地,城上還有大炮。所以這裡也叫『二鯤身砲台』。」

「我想進去看看。」磊就陪名峰進去了。


隨後他們沿著西濱快速公路,到了喜樹黃金海岸,「我們下車走走吧。」

「跟香港的黃金海岸,是不是另一種味道?」

喜樹黃金海岸的人流不多,附近的建築物離海岸有段距離,大多是平房,芷蕙欣賞著,「這裡舒服寧靜多了。」

名峰閉上眼深深呼吸著,「看見大海,人都變得心寬廣多了。」

「人口沒那麼密集,也有好處的。」

磊突然的吹起口哨來。

芷蕙朗聲笑著,「張雨生的《大海》!」

「是的。超愛這首歌。」

「大石頭呀,吹口哨就像是催人去……上廁所一樣……」

磊露出滑稽的表情,「妳要不要我陪妳去拉拉?」

忻婷聽到連忙作狀拍打磊,「你真不雅!」

磊閃躲著跑來跑去,忻婷邊追邊伸手打,「打死你!打死你!」


他們到達濱海公園後,便在那裡聊天。

「你常說海水上漲,這裡將來恐怕都給淹沒了!」名峰取笑著磊說。

忻婷拍著額頭,皺起眉說,「這次慘了,你又挑起他的筋了!」說完也不忘失笑起來。

「妳真的呀。難得名峰有興趣嘛。」磊接著一本正經的說,「台灣西部為沖積平原,的確面對海水上漲的難題,雲嘉南平原都是人口密集,是工業和農業的要地,加上抽取過多的地下水,土地下陷。海水面每上升1公分,海岸線便向東靠約10公尺。」

「甚麼公分?甚麼原因?」名峰好奇的問。

「公分就是香港通用的厘米,公尺就是米。由於西部地帶都是淺的潮埔地,近岸坡度為1公里升1度,當海水面上升1公分後,大概有10公尺的地方都會給水覆蓋掉。其實,有電腦模擬推算,本世紀海水上漲可升6至35公尺。就算數字只有1公尺,對台灣西部的影響都已經威力很大了,你看到的海堤、消波塊圍住的地方,海水都會湧入,一公里內都變成海洋的一部份。」

「你別嚇唬人了!」忻婷笑著說。名峰和芷蕙也微微笑地點頭認同。

「你們不了解,有這種反應是很正常,但我沒嚇唬人啦。」磊申著冤說,「有研究指出,將來這裡的堤岸都要加高來抵擋暴潮的出現。海岸地區遇上暴潮必然會發生海水倒灌的,暴潮就是指剛好遇上日蝕,月蝕時的大潮,最高海水面可以由1公尺急升至2公尺,比我和名峰都要高呢。」

「大概也不會在我們這一代發生吧?」忻婷好奇的問。



「這個很難說,要看我們有多長命了。」磊苦笑著說,「現在大氣中的二氧化碳越積越多,要是人類還不控制排放量,將會導致氣候 暖化加速。北極格陵蘭島上的冰和南極洲上的冰棚要是溶解了,後果難料。北極圈的愛斯基摩人已經由於冰塊溶化,住的地方縮小後擔心遭到海水淹沒而被迫遷移 了。」

「好像很嚴重一樣。」芷蕙認真的說。

「有聽過氣候難民嗎?海水溫度上升,令海水膨脹和冰川融化,這些現象最後加速海平面上漲。遠在印度恆河的某一個三角洲,因為海平面上升,上萬人成為氣候難民要遷離島嶼。台灣的南太平洋建交國圖瓦魯,也由於海水不斷上漲而要舉國慢慢遷移至新西蘭。」

「這些地方都好像跟我們的關係不大一樣。難怪我沒留意。」名峰開始認真的回答。



「海平面水位上升,最易使低窪地區海水倒灌,香港的例子有新界西北部元朗區,上環永樂街,九龍的鯉魚門,每逢暴雨一定水浸,遇上大潮更難以想像。」磊擔憂的對 名峰說,「建議你有空去留意和觀察一下新天星碼頭的海水位置,你會發現要是有暴潮,下層船的踏板都會很易給淹沒。另一個地方是香港西九龍填海區,那邊也很 易受海水上漲影響。」

「等我經過的時候留意一下。」名峰認真的思考著磊的建議。

「香港很少自然災害,所以香港人對海水上漲漠不關心一點都不奇怪。台灣除了能源,糧食外幾乎能自給自足,可惜面對的自然災害很多,所以台灣人的憂患意識比香港人強,受苦的日子實在是太多。」

「這方面,地震、颱風、澇患、旱災都讓人受不了。」忻婷附和著。

名峰指,「不過,海平面上漲看起來是很遙遠的事,所以大部份人都忽略了。」

磊感嘆的說,「暖化非單純的溫度上升,或海平面上漲,最嚴重的,恐怕會是水雨太多,或太少。」

芷蕙認真的說,「乾旱,水災的問題都很大。」

「試想像旱災、水災同時分別發生在不同的糧食生產大國,後果難料呀。冰山融化的問題更大了,最初豐沛的水源可以帶來糧食豐收,慢慢地便會水源匱乏,糧食生產受挫,必影響當地人的生存。」

名峰邊聽邊臉色一沉,「如果糧食供應成為大難題,這才是值得關心的大事呢。」

芷蕙接口,「的確如此。香港將受很大的衝擊。」

名峰凝重地說,「這次來台南,算是上了重要的氣候課,只是我們能作的也很少。」

芷蕙點頭,「是的。只能靠有執行能力的官員了。」

名峰不滿地說,「靠他們,恐得等到有人死了才受關注。」

芷蕙敢言批評,「沒遠見的庸官太多了。」

名峰認同,「確實太多官員膽小怕事。」

「可能得靠民間力量了。」磊半開玩笑地對名峰說,「難得你們開始對氣候問題有所憂慮。或者,就像我的論文建議,去你外公的故鄉治沙植樹造林,可以賺錢,又可以拯救人類,是偉大的事業。」

忻婷嫣然一笑,嬌嗲地對磊說,「你的幻想力真豐富呀。這樣子跟名峰開玩笑。」磊看著甜美迷人的忻婷,情不自禁地輕撫著她的秀髮。

過不久,名峰說,「好啦,我們聊到這裡了,等一會還要坐高鐵去台北呢。」

「對呀,那我們去吃中飯吧!」忻婷高興的說。

吃完後,磊和忻婷便送名峰夫婦去高鐵站。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1.7)婚姻樂與憂 綠地情(2.1)股場作戰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