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6, 2013

綠地情(1.7)婚姻樂與憂

(七)婚姻樂與憂


芷蕙內心感到強烈的震撼,想不到忻婷的直覺那麼強。同時突然覺得彼此的生活圈太小了,當朋友間的戀情發生變化後,原本很隨心隨意的拿相片出來看,現在卻變成是一種忌諱,芷蕙雖不肯定磊為何感到恐懼,可能是不想忻婷難過吧。忻婷以敏銳的目光看出心愛的男人的一些微妙表情變化,那應該是女人天生的自然反應吧?

相片中的人的確是磊過去的未婚妻,但保護好友與說出真相之間,透露詳情後不能確定會否帶來麻煩,名峰也好,芷蕙也好都打算隱瞞下去而選擇不透露真相。

「我有留意磊的表情有點不同,磊的未婚妻在台灣生活的呢。」芷蕙說得非常的小心而鎮定,「是名媛沒錯。妳知道嘛……磊曾經被名媛說的話打擊得很重……」

忻婷雖半信半疑,也緊張的問,「是嗎?我從來沒聽大石頭說過呢……」

「那也是名峰告訴我的,」芷蕙回想往事,「名媛要出國讀書,在出國的時候,他們幾個,就是名峰、名洋還有磊一起吃飯,可能大家都不捨得吧,飯後便去酒吧聊天和唱歌。那時候,也許名媛喝醉,又或者借醉就對磊說了好幾句,『你不要等我……我想專心的讀書……其實你也不是我的理想對象……我的理想對象不會令我憂心,會支持我,給我幸福,但你卻很多事都令我著緊,擔心……你不單沒事業,家庭又不富裕……』,磊那時只好默不作聲。」

「名媛說得也太過份了吧?大石頭一定受到很大的打擊……」

「是吧,所以一看到名媛的相片,就恐懼起來……」芷蕙很清楚磊對名媛的恐懼跟相片沒有關係,只是剛好名媛以前對磊說過的話,確實令磊在打後的路都走得缺乏信心,也消沈了一段時間。名峰、名洋都跟磊要好,也許是想補償名媛的直率帶來的傷痛吧。

忻婷回想往事,「難怪大石頭有天說配不起我……原來是受到那麼重的打擊。也難怪他很多時都沒自信。」

「應該是吧……」芷蕙嘆了一口長氣,「其實磊已很努力了!」

「大石頭怎麼會愛上那麼勢利的女人呢?」忻婷欣賞著「大石頭用情專注,是長情的人。是盡責的好男人!」

「年青的時候,仰慕與愛情很難分得開來……」

「是吧,我以為那個是未婚妻,所以磊才臉色難看」,忻婷接著說,「我爸沒多說大石頭的未婚妻的事,其實我就是怕大石頭用情專注,怕有天大石頭再次原諒出走的未婚妻,再動情,這個我比較擔心……」

磊的未婚妻敏兒是芷蕙在台灣的好朋友,芷蕙知道磊以前為何那麼深愛著敏兒。不過,愛情既已逝去,芷蕙相信磊是放得下不牽拖的人。磊在言行舉止上都愛護著忻婷,從他的眼神流露出的愛慕,也可證明磊的心意早在忻婷身上,於是小心翼翼堅定地回答,「不會的啦!」

「希望啦。只怕男人孤獨,就想起舊情人來。」

「都那麼久了,」芷蕙安慰著,「妳也別想太多了。」

「其實我也很想陪在他身邊,但我很喜歡現在的研究工作,有些時候忙碌起來,日夜顛倒的。」忻婷感嘆的說,「我知道大石頭很不情願,但還是支持著我,常來看我。」

「女性有自己的事業,在家庭方面只好犧牲了。」芷蕙同情的說。

「各有犧牲了,像妳就很難得要工作,又生小孩。」忻婷欣賞著說。

「沒辦法,名峰想要小孩嘛,也許將來我會放下工作的……」芷蕙感嘆的說。

忻婷跟芷蕙一起分享著婚姻中的樂趣與煩惱的事情後,芷蕙便回房間睡覺。



樓下的名峰與磊繼續不停地開局,兩個好友對難得的會面似乎都很珍惜。

相對於磊在愛情路上的曲折波動,芷蕙感到自己與名峰在一起顯得平淡多了。回想起當天與名峰相遇,是自己主動要求堂妹蘭芝特意安排的。

就在蘭芝的生日前不久,無意間看到蘭芝的合照裡有一個很熟悉的身影,好奇一問才了解到原來在幾百萬人口的香港,在人海裡遇到另一個人曾經在同學們眼中的王子,並不需要甚麼
奇蹟。芷蕙雖然不知道相片裡的人的名字,但第一次對他留有深刻的印象,是在一場全港學際管弦樂團比賽後同學間的對話。

讀女校的芷蕙在學校管弦樂興趣班裡負責吹奏單簧管,演奏後就靜靜地回到座位欣賞其他學校的演出。

不久後,情竇初開的大提琴手蔚蔚對其他女同學說,「你們看那個大提琴手,高高帥帥的……」

「是長的很帥呢……」女同學妙容說,「如果我認識他,我肯定會愛上他……」

「你怎麼可以跟我搶!」蔚蔚抗議,「他是我先看到的,他是我的白馬王子!」

「你真不害羞!人家說你是白雪公主嗎?」

「難道你又是睡美人嗎?」隨後兩人七嘴八舌的聊,結果給坐在前面的導師指責。

芷蕙也好奇的看了看名峰,坐的位置有點遠看不太清楚整個人的輪廓,但坐著的高個子,表情繃緊地拉著大提琴還是能隱約看得出來長得有點俊朗。心想「不會是遠看誇啦啦,近看臭罵罵就好。」

比賽結束後,蔚蔚拖著芷蕙去壯膽,妙容也跟著去找名峰。在附近來回尋找時,三人看到名峰旁邊站著一位身形嬌小的女生,兩人態度親暱,女生更挽著名峰的手,可以看出兩人是情侶關係。冷不防蔚蔚說了句,「臭草愛上小白臉,我們走吧。」

說完居然毫不客氣地走向名峰,「借過!」硬是要隔開名峰和他的女友。名峰當時感到驚訝又莫名其妙。

芷蕙硬著頭皮繞過名峰,與他有很短暫的眼神交流。對這是句「臭草愛上小白臉」很酸葡萄又刻薄的的話,感到既好笑又覺得皮膚白晢高大的名峰說不定是個來者不拒的花心郎。

蘭 芝說過名峰失戀的事,芷蕙了解名峰的被動個性,才知道自己看錯了人。那時覺得如果有機會能一起出來會面,很想認識一下他。所以,蘭芝就在生日時特意安排芷 蕙與名峰兩人面對面而坐更方便交流。那次以後,芷蕙就迷戀上名峰,愛情經歷的只有小風波,沒有經過甚麼驚濤駭浪就結婚了。芷蕙沒料到蔚蔚和妙容眼裡的白馬 王子,雖然沒甚麼趣味,但已是自已心愛又掛念的男人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1.6)甜蜜往事 綠地情(1.8)海岸嬉戲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