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2, 2013

綠地情(1.4)哥兒們的事

(四)哥兒們的事


「你剛才說的二氧化碳,我到現在還不是很清楚,為何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我記得地球上能夠儲起太陽的能量是現在的化石能源。光合作用不是吸收掉二氧化碳嗎?種更多樹不就行了嗎?又可以當作生質能源。」

「當人類在工業革命不斷燃燒化石能源後,本來經過幾億年儲起的二氧化碳,又排放到大氣當中了,這也是化石能源製造氣候問題的其中一個根源。植物的光合作用雖然吸收了二氧化碳,陸地、海洋也會不斷的吸納二氧化碳,而且吸納容量很大,只是總有飽和的時候。現在海水變酸,也是由於吸納了二氧化碳的緣故。不過,海洋的暖化過程緩慢,何時到達臨界點不再吸納二氧化碳,這也是氣候學家最關心的問題。看看我的論文研究一下吧。」

「聽你說好像很深奧,真怕看不懂。」

在名峰看的時候,磊就去準備手提電腦,決定今晚兩人一起玩橋牌。


名峰看完磊的論文《尋找遺失的碳--全球碳匯的一些數據與推論》後說,「你的論文很長呢。我對數字比較敏銳,所以能吸引我的視線;還有結論那一部份相對重要,令我想到一些問題想問。」

「論文是長了點,難得引起了你的興趣。其實呀,很多事情,在你我身邊發生,但人往往忽略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亦不知道其意義。很少有人會花心思去探究原因,於是便將身邊發生的事情視為理所當然了。很多科學家追尋遺失的碳匯,細心的找找,原來在你我身邊亦存在著碳匯。」磊點著頭得意的笑著說。

「數字看來不太確定,但人類社會過去的確累積了很多的碳,研究氣候看來很關心二氧化碳的事,對吧?」

「是的,二氧化碳是溫室氣體之一,能夠存在大氣中超過百年,對吸收太陽熱量是持續和累積的。二氧化碳不斷累積,所以懷疑令氣候暖化加快。」

「因此,你的結論裡建議要立法去限制二氧化碳的排放嗎?」

「對,大方向是減少排放,逐步控制二氧化碳在大氣當中的存量。在這方面的規劃工作很艱辛,當人習慣了舒適的生活,要調整過來會非常抗拒。不過,人類對錢財相當著緊,只要政府設法增加減排上的收費,對人類社會的商業活動才會有真正的影響,但可以想像阻力會非常大。」

名峰點著頭看來搭不上腔,便沒再回應。

磊怕說太多名峰感到無聊便建議,「好啦,我已準備好一起上網跟阿文、阿樂玩橋牌吧!」

名峰聽到橋牌便精神起來,「難道我還怕你?」

「宅男們一定在等待著我們。」


忻婷洗完澡後,就跑到樓下去看電視。她看到磊跟名峰兩人背對著互相看著電腦的螢幕不發一言,感到奇怪就問,「你們倆個在搞甚麼呀?」

磊跟名峰都沒回應,於是,忻婷放高聲量呼喊著磊,「大石頭,你在搞甚麼呀!」

磊和名峰互看了一眼,磊才察覺到忻婷下了樓,頭轉了一下便匆匆的說,「快完了。」

忻婷嬌嗔的說,「我聽不清楚,你在說甚麼?」

磊回過頭看著電腦不發一言。

忻婷開了電視,帶點怒氣的跑過去磊的旁邊,質問他,「你在搞甚麼,看美女嗎?」

磊頭也不回,「甚麼?」然後糊里糊塗的說,「我不能將話事權給你的……」

忻婷看了看,「原來在玩撲克牌,」她提高了聲音帶點生氣的說,「很閒嗎?為什麼不理名峰,他難得來台灣……」

忻婷還沒講完,磊已經很大聲的說,「這次你要毀約了!話事權都在我的手裡!」然後呱呱叫起來。

名峰頭也不回的大聲說,「今天阿文不知在搞甚麼,亂叫牌,搞到我會錯意了。我高估了他手上的好牌呢!」


磊也大聲地對著螢幕回話,「今天是我跟你對陣,他都退到螢幕後吃著花生了。你不能賴他的,怎麼啦,不認輸嗎?」

忻婷看到磊不理睬她,本想生他的氣,但也很好奇的想知道他在玩甚麼,邊拍他的肩,邊柔聲的說,「大石頭,你不理我了嗎?」

磊被忻婷一拍,然後摸了摸頭髮,尷尬的說,「美女,妳甚麼時候下來的?」

忻婷看到磊雖感到無奈,但也覺得他傻裡傻氣的,氣也消了點,最後還是假裝很生氣和誇張的說,「我站了半個小時左右了!」


磊立即說,「甚麼?妳怎麼不叫我,走路又沒聲音?對不起呀!妳去看電視吧。我不騷擾妳了。」

忻婷聽到後大聲說,「喂呀,你搞甚麼啦,也不陪名峰聊天。」

名峰聽到,立即看過去,感到難為情的說,「忻婷,不好意思呢,我們在線上玩橋牌太入神了,都沒留意到身邊的事,真的對不起!」

磊柔聲地哄著忻婷說,「乖啦,真的對不起,今天時間怎麼好像過得很快一樣……妳平常洗澡都沒那麼快呀。」

忻婷嬌聲的說,「算了,你跟名峰在玩就可以了。」

「謝恩典!」然後又大聲的對著螢幕說,「名峰,要開始叫牌了!」

忻婷看著興奮的磊,沒好氣的看著電視,然後邊看邊大笑。


過不久,芷蕙也下了樓,她看到名峰聚精會神的在電腦前,就沒打擾他,直接去跟忻婷一起看電視。

芷蕙對忻婷說,「這個節目很好笑。」

「是的,星期六晚上無聊,我都會看這節目,妳也能收看嗎?」忻婷邊笑邊回應。

「有呀,不過,香港應該是重播,沒台灣播的那麼快吧。」

過不久,節目結束了,芷蕙就問,「妳們上次蜜月旅行的照片,我還沒看呢!」

忻婷笑著,「對啊,都忘記了。」說完拖著芷蕙的手,愉快地說,「妳跟我一起去房間吧,我拿給妳看。」隨即大聲地呼喊,「大石頭,我上樓了。」

磊聽到忻婷叫他,以為叫他去睡覺,便說,「快的了,妳先準備那張豎琴……」

忻婷感到難為情,臉紅著尷尬的說,「你亂講甚麼呀?我跟芷蕙要上去看相片呢。」

磊好像想起甚麼東西,摸了摸頭便說,「哦,我沒在看相片啦!」

忻婷生氣的跑到磊的面前說,「我說我跟芷蕙上樓看相片!你有沒有聽我說甚麼?」輕力地扭著他的耳朵,接著說,「你再亂講話,我就不放過你,聽到沒有?」

磊如夢初醒,便求饒著,「痛,痛呀。聽到啦,對不起了。」

同一時間,芷蕙不捨忻婷扭磊的耳朵,便說,「忻婷,磊會很痛吧,算了囉。」忻婷也鬆開了手。芷蕙笑著對忻婷說,「名峰也是這樣,玩橋牌時,問他東西常常都牛頭不對馬嘴的,所以我也懶得問他了,萬一惹怒了他,還會給他罵呢!」

忻婷疑惑的問,「男人都這樣子的嗎?我真不懂男人的心呀。」

「可能妳比較能吸引磊吧。」芷蕙帶點色色的笑起來,「不懂也沒所謂啦。」

忻婷難為情的搖著頭說,「亂講啦。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都很少上網啦。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大石頭的這種反應呢!」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1.3)氣候研究生 綠地情(1.5)一見鍾情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