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7, 2013

綠地情(1.3)氣候研究生

(三)氣候研究生



隨後經過望月橋,就去了當地吃知名的小食店。

芷蕙好奇地問,「忻婷,妳不吃點?」

「她呀,怕長痘痘,都不愛小吃。」

名峰接著說,「芷蕙就無所不怕了。」

忻婷解釋,「我從小就沒在外面吃小食的習慣。」

「岳父的家教太嚴吧?」磊說完輕鬆地笑了笑。

「原來這樣,」芷蕙點著頭,「剛才妳說帶我們來吃炸蝦,我還以為妳會吃呢。」

「我看著你們吃也很高興呀。」



吃完了,磊便說,「我說帶你們去認識人類和自然環境的相互影響,其實,鹽山的遷徙,就是由氣候影響引起的。氣候是長期的觀察,只是人類往往忽略而已。等一下我帶你們去赤崁樓,讓你們見識更多。它可是台南市很出名的古蹟呢!最初期是荷蘭人建造的行政中心。」

他們買了門票進去赤崁樓時,芷蕙一踏進門就看到「鄭成功受降圖」,驚訝地說,「噢,洋人低著頭面向鄭成功討饒一樣呢!真的很威風。」

名峰疑惑地接著說,「漢人難得的吐氣揚眉呢,只是洋人看了,不知有何感受呢?」

「有些時候,先顧自己人成王後的優越感,才不會考慮到敗寇的感受呢。」芷蕙微笑著回應名峰,「洋人沒有下跪已經算是很厚道的了。」

「是的,低著頭的是荷蘭人;兩旁的士兵威風凜凜的,手持寶劍的鄭成功站在他前面,表情顯得很中道。」磊介紹著,「你們能想像在進門口的前面位置,三百多年前是一片約十餘里的鯽魚潭嗎?三百多年前,這一帶還叫『台江灣』,水深港闊,這座城堡見證了台南的地理變遷呢。」

「真的很難想像以前古堡前面的樣子。」芷蕙疑惑地唸唸有詞。

「鄭成功能夠打贏荷蘭人,正是利用氣候來突襲的成功戰例。在三百四十多年前四月底的一個早上,鄭成功利用漲潮的時間,在濃霧的掩護之下,船隊順利的通過在幾公里外的鹿耳門水道。荷蘭軍隊看到從天而降,突然出現在面前的軍人都大為吃驚,在赤崁樓交戰幾天後,荷蘭軍損失慘重,最後出城投降。」磊生動地說著鄭成功的事蹟。他們都耐心聆聽。

「鄭成功攻陷赤崁樓,就只剩下荷蘭人用磚建成的城堡。當年荷蘭人死守城堡接近九個月,證明城內有糧食水源可自給自足,以前的古井現在還可以找到呢。西元1624年,荷蘭人建木柵城時,台江灣內海的浪花還可打在城堡周邊。」磊指著遠處,「現在,海岸線已經向西前移約五公里了。由於海水面上升後很多地方變成小海灣,隨著河流的搬運或侵蝕作用,將沈積物帶到下游,在流速停止的地方積聚沉落。在海灣的附近堆積、淤塞,變成沖積平原。」磊說著歷史的同時,也不忘顯露一下學識。

「這也就是你剛才在七股時說鹽山搬來搬去的原因吧。」芷蕙附和著說。

「沒錯。台灣的西邊是大陸板塊,有一片很廣闊的平原,也就是農業的重地很有名的『雲嘉南平原』。西部海岸線平淺,在搬運作用之下,以前的沙洲變成平地。沙洲也叫鯤鯓。鯤鯓的意思便是指在海上遠處觀望就好像是鯨魚的背部一樣。」磊說得津津有味。

「氣候跟歷史事件是分不開的,土地的變遷也跟氣候有關,當然還有地球本身不同的運動作用之下,形成了環境的轉變。但人為的因素還是有跡可尋的。譬如台灣西部就由於地下水開採過度造成地層下陷的情況。」磊不忘推銷他的氣候觀念。

隨後,磊與名峰登上文昌閣望著台南市的景色。

名峰閱讀了一些文昌閣裡的介紹,然後出去站在雕欄裡,隨處走動,留意著四周景色,「古人說得真沒錯,『站得高,望得遠。』」忽然感慨起來,「從前的鄭成功,艱辛地打勝仗才能站在這塊地方上安居,我們現在卻可輕易地到樓上看風景了。人類歷史的演進,在喧嘩的金戈聲中,又突然地平靜下來了……」

磊感到奇怪,「很難得你感觸起來呢。」


「也沒甚麼感觸,只是,我們這一代人,想要甚麼就有甚麼……得來輕易多了。」

「我突然的覺得,你老了。」磊跟名峰開著玩笑。

名峰微微笑地點頭,「人長大了,就會思索更多的事吧?」指著遠處,「時代變遷,你所說的台江灣,都變成這些東歪西斜密密麻麻的樓房了。人類的舉動都好像很盲動一樣,隨心所欲地開發、建設……」

「從古至今,人便是這樣子隨意的起樓房了,看不到長遠的未來,所以沒好好的規劃,我們只能當作是一種自然的現象吧。」

「其實,真的有點……感傷,人生都好像為了幾寸的土地,拼命掙扎……」

磊點著頭,「人要生存,便要掙扎吧?」

名峰與磊緩緩下樓後,芷蕙取笑著,「峰少爺,剛才站在上面那麼久,發甚麼思古幽情來了嗎?」

「哪像妳,那麼單純。」名峰說完輕輕的笑了笑。

在他們參觀完赤崁樓後,磊帶他們到附近出名的地方吃晚餐。


「你們的樓房真大。」名峰說。

「是呀,建築面積跟得上你外公的豪宅呢。」芷蕙附和著說。

「在 香港,名峰家也很大,以前常去,還記得他的房間都比我在香港的家的飯廳還要大。」磊羡慕著望著名峰,「這裡是我岳父母買來給寶貝女兒住的。我的研究所在附 近,上班很方便的。」說完磊帶他們到處參觀。「我喜歡這個廚房,很大的,煮東西很方便,不過,忻婷很少在家裡吃,所以都好像大而無當一樣。」

「如果名峰會煮東西,就好了,他是少爺命,不會煮。」芷蕙半帶笑的說著名峰。

「三石,甚麼時候可以吃到你煮的東西呢?」名峰期待的問。

「有機會的,要你們來住久一點的時候囉。」

「最拿手是甚麼菜?」

「蔥爆牛肉。真的超好吃,將來一定要煮來吃。」忻婷搶著回答。

「好的,其實我覺得炒芥蘭最好吃,只是忻婷不喜歡有酒味。」磊答應著他們。

磊跟他們進房子後,「這是我們的房間」接著說,「裡面都是忻婷的玩偶。」

「你們叫玩偶,香港叫毛公仔,芷蕙也一樣啦,買了不少呢。」名峰說完望著芷蕙。

「你們的睡房真的超大的。」芷蕙羡慕的說。


接著忻婷帶他們上二樓。

「這是你們住的客房,磊已經打掃乾淨了,隔壁就是浴室,你們可以隨意的使用。」忻婷帶他們上了二樓,指著客房和浴室。

名峰和芷蕙點頭表示謝意。

「我們等一下會在廳裡看電視,你們如果不想早睡覺就可以下來囉。」忻婷招待著他們。

「我們不會那麼早睡啦。尤其是名峰,都是夜貓子。」芷蕙回應說。

「磊不也一樣,老是晚睡,」忻婷投訴著,「又不愛早洗澡,邋邋遢遢的。實在是搞不懂他。」

「名峰又是如此,男人都好像不愛早洗澡。」芷蕙也投訴著。

「我們晚上都很忙碌的呢。」名峰和磊齊聲說完,便唏唏哈哈地笑起來。

忻婷和芷蕙習慣了早洗澡,磊和名峰便下樓去看電視。起初,名峰跟磊都只是聊東聊西的。


「我跟你都是電腦系畢業的,你當時說在研究所工作,最後居然變成氣候專家一樣。」

「我最初在研究所是負責好幾 樣雜項的,但最主要的工作,是對一些氣候的數據作分析,整理資料,最後將分析報告交給教授。後來,系統不斷的更新和轉換,還參與了氣候模式的界面設計與資 料的處理。現在的人越來越關心氣候環保的問題,我在這裡的工作變得繁忙多了。」磊娓娓道來工作上的事。

「難怪你說了那麼多關於氣候的事。」名峰似懂非懂的點著頭。

「以前我還以為全球氣候暖化是由於熱島效應,當我接觸更多氣候的資料,還有學習了外國的氣候模式設計後,我整個人真的用震驚來形容呢。」


「我也覺得熱島效應是暖化的元兇,每個晚上,每戶都開著冷氣,外邊的氣溫都很高,真的沒想到還有別的原因。」

「熱島效應的影響有限,真正影響的是溫室氣體。全球氣候暖化形成的原因究竟是人為的,還是有別的因素,譬如是自然界的循環引起的,找到責任誰屬,才能更準確去面對難題,作出準確的判斷去解決。」磊帶點激動的說話。

「你看來有點忿忿不平呀!」名峰笑著繼續說,「你說到人為因素,我前幾年陪外公去甘肅時,外公就說過人類盲目開發,最終令整個湖泊變成沙漠。至於氣候,我看過有些文章指不是人為的因素,是自然界的循環。這方面我就沒有去深究了。」

「全球的沙漠化肯定是人為。古時的樓蘭,十幾年前的羅布泊,現在中亞的鹹海,中非的查德湖,我們最大的內陸半鹹水青海湖。將來甘肅河西走廊一帶恐怕也一樣。」

「甘肅是我外公的故鄉呢。」名峰回憶著,「外公帶我去過敦煌莫高窟,嘉峪關。鳴沙山月牙泉值得去,要不然過幾年就乾涸了。」

「我 們研究氣候時,有找過甘肅祁連山附近冰川的資料,印象中……」磊想了一想,「甘肅省民勤縣好像有一個青土湖,水域的面積只比青海湖少,但現在已消失了。民 勤那裡現在被兩個沙漠包圍著,僅餘的綠色地帶都快沙漠化了。有分析認為,如果民勤完全沙漠化,將可能影響到整個北半球的氣候變化。民勤縣的風沙都颳到台北 來呢。」

「不會那麼巧吧?我外公的故鄉就在民勤縣。那邊確實是黃沙一片,寸草不生。也沒甚麼好研究吧?」

「冰川是研究氣候的一環。祁連山冰川的融化速度加快,對下游短期有利,長遠看缺水的麻煩會更大。」

「沒水恐怕就沒甚麼前途了。我陪外公去民勤時,外公說都是盲目開發引起的難題,為了防止沙漠擴張,還花了很多錢搞一些治沙植樹的活動。我看到上游起水壩,下游水流少,加上又污染,真的叫下游的人怎樣生活?難怪綠州沙漠化加速啦。現在要救已經太遲了。」名峰感嘆的說。

「唉,要救就要付出更大的努力了。」磊接著嘆著氣,「沒辦法啦,其實以前的人還質疑沙漠化是否人為,現在清楚很多了。人類天生的推諉本性,往往需要釐清權責的歸屬,才會去正視問題。」

「在沒證據前,也很難怪人家質疑吧?始終,你說的對呀,需要釐清權責的歸屬嘛。」名峰認同的說,但接著也說,「質疑是很正常的事,每個理論都要仔細明確的驗證才有結論。」

「做 實驗也要時間,說不定驗證完事情已經變糟糕到不能逆轉了。」磊接著說,「所以現在要有模擬去驗證一下理論。現在有不少人質疑氣候模式去驗證氣候變遷不夠準 確,給人家說成一直在嚇唬人海水會上升多少,那裡會淹沒;溫度上升後會引起災難等。氣候模式的確是有可改進的地方,但不能抹殺它推論和預測的功能呀。」

「之前有人說水淹香港,大陸沿海下沉,原來只是推論嗎?」

「是用氣候模式推論出來的,不過,也有一定程度的準確。這方面很難解釋給你聽,因為太抽象,要是你感興趣又有機會的話,我帶你去研究所看看。」

「看起來應該是很複雜的東西來吧?」名峰尷尬的笑著說。

「是很複雜。我先給你看一篇我最近寫好的論文,還沒發表的,讓你更認識二氧化碳對氣候的影響力。」磊說完後便離座。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綠地情(1.2)童年回憶 綠地情(1.4)哥兒們的事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