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1, 2013

台灣民主的寧靜變化

台灣的民主,在經歷陳水扁首任未過半,連任剛過半後的激情,到馬英九時代已隱隱開始轉變。某些激情的示威活動亦由顯性的政黨號召群眾變成隱性民間發動政黨輔助而達成。

經歷多年的選戰,人民的成熟度開始提高,政治人物和輿論的影響力仍存在,但即時煽動情緒的能力卻已開始減弱,煽情變激情的能量轉化為追求社會寧靜和彼此關懷。

新聞探討事情的轉變有負面也有正面。負面的多是雞毛蒜皮的事,或專挑某些瑣事來放大事件以便創造話題,偶有突發事件便大肆渲染,這也令擁有知識理性的一群感不耐煩。正面的新聞亦較以往多,探討人與人間的關懷友愛,鄰里間亦較以往推崇仁行善舉,台灣的正面形象這幾年在國際間亦推升不少。

現在的台灣人之間已甚少主動談及政治而較關心民生;在政治立場上也少表態,感受都埋在心底;與相同性質和政治傾向的才會多作交流,以避免引發刺激和傷害彼此的感情。人與人之間步向彼此尊重,互相包容,不過,仍會小心摸底,避免衝突,另外在立場上已有既定的選擇較少左搖右擺。

台灣有歷史原因促成藍綠分界,某些人的觀念仍壁壘分明,以往仇恨過度,族群情緒易挑動,隨著時間過去,外省、本土之間的分隔減少,也淡化了因出生所在地引起的身份認同和爭論;然而不同的人的財富累積不同,社會地位的不同,引起了一些妒忌,不滿的情緒也逐漸浮起來。

隨著政權由爭取獨立回到支持國家團結,支持一中對支持獨立的傾向仍帶有隱憂,兩種不同意識形態彼此防範,互有猜忌暗中較勁,只是為了和衷共濟往往不正面表態,避免被劃定某種政黨屬性,雙方可以交流只是知所避忌。由於政治人物已少挑動一些敏感議題,人與人之間較數年前融和,只是有些情緒仍隱隱未發。

現在台灣很多事情暫時沒有白熱化,但南北在看待事情時,在思考方式上差距都越來越大,而且南部人的內心感受明顯越來越不是味道。最明顯的莫過於南北的差異以地域決定了看事情的心態和判斷的方式。南部人總是認為政府只以台北思維看待事情,台北只懂指揮與管理國家,只著重工商發展不重人文關懷,出發點往往缺少理會南部人的感受。南部的發展固然有地理因素而受到阻滯,包括菁英多向外發展造成人才培訓不足,地大人疏得到的資源較少,可運用資源亦易分散,隨著人口減少老年化增加,工商不蓬勃造成消費意欲低等,只是,不滿的情緒仍多指向台北的不善處理。

社會雖較以往理性,卻也可能隱藏著能量正蠢蠢欲動地伺機發動去扭轉得來不易的寧靜。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