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1, 2013

觸摸(四之四)

假日,我特意跑到果汁店找嘉莉,結果,沒發現嘉莉上班,老闆只說嘉莉請長假後就不再多言。

我心想,怎麼啦,是故意躲開我,還是怎樣……

一直失落的我,今天特意去了嘉莉喜歡的茶餐廳吃中飯。

田丘兩位同事你一言我一語,「看小峰神色有異,是不是有問題?」

寸咀幸好奇問,「你在看甚麼?」


我心情不好,敷衍他們,「我在等那個靚女出現。」我才不透露她的名字呢!

「等她,她不是已拒絕你了嗎?」

「我跟她還有一手呢」回想當天,她緊張的扶著我的左臂,我的左臂,已經很久沒用沐浴乳洗過了。

「有條毛!」聽到山名嘲諷,我才不計較,只是那個「毛」字,又令我想到「等著你摸我……」


冷不防,「嘩…」寸咀幸驚訝,「小峰,你流鼻血啦!」

我聽到後一時來不及反應,回想起早上起床不像以前那樣朝氣勃勃,軟趴趴的。暗自惴測,「大概,血液都跑到頭顱上了,虛火旺吧?」

山名附和,「小峰,光天化日流鼻血,你死啦!你有病呀!」

寸咀幸大聲說,「你怎麼都不擦乾淨呢?」


我才匆忙拿起紙巾來擦,心裡嘟噥「怎麼我都沒感覺到流鼻血呢?越來越遲鈍了……嘉莉,我好想你呀……」,擦完看看紙巾,才意會被耍了。

山名跟幸已笑到合不攏嘴。

「玩野下。」正想伸掌打寸咀幸。只聽到身後的侍應「哥仔,小心呀!」,回望她托著飯菜,我頻說「對不起,對不起。」才伸手回去。

山名笑到眼水也跑了出來,「肚痛了……不行了……」還一直彎腰大笑,「你真的是看架仔的漫畫太多,」寸咀幸邊說邊笑,「居然相信鹹濕過頭會流鼻血!」

「頂你呀,玩夠沒呀?」

自知被耍,也只好嘆自己愚笨。這次事件後,我打算不去那家餐廳了。


某天中午,突然看到嘉莉的身影,當我心中感到激盪的時候,看到她的神色不對,我預感她真的有事,於是聲音變得穩重柔和,「嘉莉……」

「小峰……」然後點頭別過一旁,慢慢地步進大廈。

她的表情又不像是尷尬,發生甚麼事呢?正想上前問個究竟的時候,那個豐滿的婆娘對我說,「哥仔,過來。」

我看她凝重的表情,雙眉緊鎖,深感形勢不妙,便乖乖過去。

「不要亂講話。」

「下?」

「嘉莉有事,你別打擾她。」

「哦……」緊張地問,「甚麼事?」

「關你甚麼事?別問,再問我就不客氣了。」


我看到嘉莉的背影,已經進去大堂孤單地站著等候升降機。婆娘一說,證實了嘉莉有事。我既然預料正確,就不強求趨上前說幾句。

當我在升降機裡跟嘉莉眼神接觸時,我堅定地向她點頭以示支持。她勉強地報以微笑。迷人的臉龐帶點哀愁,讓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又感憐惜。冷不防給婆娘的手肘撞了一下,在嘉莉面前,只好忍著一點的酸痛,咬牙斜睥著婆娘。

看著嘉莉的身影步出升降機,心裡更多的憐恤和掛念,我心裡想著,如果你有甚麼不愉快的地方,讓我知道,好嗎……

當天還沒放工,我已不理會上司交待要完成的工作,提早十分鐘偷偷溜出去。我快步跑出公司,特意站在樓下等待嘉莉。心中一直推演著,如果見到婆娘,要怎樣支開她。一定要好好關心嘉莉,也控制自己不亂講話,細心聆聽。

等了不久,嘉莉帶著哀傷的臉緩慢地出來。幸好只有她一人,如果有婆娘就麻煩了。我不想嚇倒嘉莉,一見到她,便慢慢地走到大堂當眼處,揮動雙手以引起嘉莉的注意。她走過來時,留意到我在附近,臉帶驚訝地停了腳步。我立即上前,「可以一起走嗎?」她沒看我,只微微點頭。

我的聲線從沒有過的柔順,「嘉莉……」

「嗯……」

我之前已想好要怎樣說,面對她,還是很緊張,帶點結舌地,「很…久沒…見你……」

「嗯……」

雖排演過怎樣開口,我還是不知如何接下去。過了一下,終於鼓起勇氣不想錯過機會,「如果…可以…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好嗎?」

嘉莉聽到停了一停腳步,望著地上低聲問我,「你想到哪裡坐?」

我感覺她不抗拒,便說,「老麥?好嗎?」

她搖頭,「不想吃東西……」

在香港呀,找個安靜的地方談天說地,真的要乞求政府和地產商的恩賜才行。幸好我在觀塘有點熟,想起有個地方還算寧靜,於是建議,「在前方有個露天的地方,還算靜的……」


她只微微點頭。我陪伴在她旁邊,之前一直在腦海的那兩句話,消失於海馬體的最深處。我猜測著,「她說過從沒跟男生那麼靠近,肯定不是失戀,應該是家裡有事……」


我靜靜地陪著她走過熱鬧的地方,終於左插右穿到達了人間寧靜處。

在公園的一隅剛坐下,才看到嘉莉的雙眼皮腫腫,眼珠滿佈紅絲。一種我見猶憐的樣子,我完全不知要說甚麼。

良久,她都沒說出半句話,突然,她說,「小峰,我很掛念婆婆……」然後流起淚來。

我匆忙在手提包裡拿出紙巾遞上。伸手想替她擦的時候,她急急地接了過去,嗚咽著說「謝謝……」

我不知所措,「哦……」了一聲,她婆婆大概出事了,所以才那麼難過,我接著低聲安慰著,「別…太傷心……」

嘉莉搖著頭邊拭眼淚,我呆坐著陪她,她逐漸慢慢地平伏過來。

嘉莉低著頭,我細聽她訴說跟她婆婆一起生活,看著她成長的事。


她 低聲緩慢語帶壓抑,「我爸很早就過身了。媽每天都很忙碌地工作,我是由婆婆一手湊大的……她一直都教我很多人生的道理,陪伴我成長。在我的人生每一個階 段,婆婆都鼎力地支持,照顧我,跟我聊天,聽我講話。但當我讀越來越多書,曾經……我覺得婆婆甚麼都不懂,又不聽人勸告,很固執;我還嫌婆婆沒甚麼學識, 囉唆長氣……她每天點的檀香,我越來越受不了,會跟她吵架……她還是堅持要點燃。前段期間,她有了肺癌,現在已是末期……一直躺在床上……」

說到此,她再次低泣起來。我猜想,比起一般的女孩在星期六、日跑去玩,她卻走去兼職,應該也是家庭經濟壓力大的緣故吧。確是很難得的女孩,難怪眼神比平常遇到的女人冷漠而且堅強。

「婆婆一直待在醫院,看到她憔悴瘦骨嶙峋的樣子,加上病得很重,我看到心裡很難過,但又感害怕…我真的很沒膽…很沒用……一直都不敢靠近去接觸她,摸摸她。我 心裡一直很感激婆婆的照顧,一手湊大我,撫育我。可是現在病了,自己卻害怕起來,不敢碰她……如果我真的能在自己死前做一件事,我會很想鼓起勇氣去摸 摸……婆婆的臉……」嘉莉淚如雨注,語帶激動,「我想摸婆婆的臉,想給她溫暖……還有我很想、很想對婆婆說我很愛她,一直都很愛她……我知道錯了,我以後 都不會跟她吵架……」

我的眼眶也濕了。慚愧之餘,深受感動。

「當時覺得,沒摸摸婆婆會是我一生的遺憾,因為我太愛婆婆,太掛念她了。那天,我步出電梯門,便匆匆跑去醫院,想見婆婆,想要摸摸婆婆……」

嘉莉,你不單長得美,還很善良,我會很愛你的!


她回憶起當天的情景。

「我跑去醫院,看到羸弱的婆婆,心裡激動,在探訪婆婆的時候,我終於很自然地伸出右手,輕撫著婆婆差不多只剩下皮,又粗糙的右手。過一會,我伸出左手,輕摸著 婆婆的臉。然後,我誠心地靠近婆婆,在她的耳邊溫柔有力地說,『婆婆,我愛你,感激你的照料。』那時說著說著,淚珠忍不住便掉在婆婆的臉上。只看到婆婆滿 意地微微笑,雙眼角慢慢流出一滴眼淚……」

嘉莉壓抑不住,掩面痛哭起來。我呆呆地坐著,內心感到非常的愧疚,知道自己徹底地錯了。我痛恨自己的無知與膚淺!


「那天開始,我就請大假,我想陪婆婆度過人生的最後一段路,陪她梳洗,陪她聊天。前幾天凌晨兩點,我婆婆走得很安詳。醫生、護士都說老人家能有尊顏又帶笑離去,很難得。」她的眼珠不期然又掉下,她雙手擦著,雙唇緊閉壓抑著情感。

聽了她的話,我良久不能自語。

很久很久,待大家都平伏了心情。我跟她拖著沉重的步伐離開,一起等候巴士。我主動的送她回家,我跟她一路再沒說話,我希望默默地支持著她,這應該是最有力的吧。


後來,我出席了告別儀式。我一直陪在嘉莉的旁邊,以示支持。當靈柩搬出,我感到嘉莉的虛脫,急忙伸出左手,緊緊又有力地扣著她的右手。那是我們永遠都忘不了的第一次十指緊扣。

我看到她用左手不斷地擦眼淚,我知道她很心痛又不忍。於是,我輕輕地用右手拉著她的身子,擁抱著她,讓她俯伏在我的胸懷。她回望靈柩,痛哭起來,我輕撫她的秀髮,讓她盡情發泄。我望著婆婆的靈柩,心裡堅定地對自己說,「婆婆,你安息吧!我一定會用生命好好照顧嘉莉,讓她一生過得愉快!」

當靈柩完全搬走後,嘉莉痛哭失聲,我用力地擁抱她,輕聲附耳,字字鏗鏘,「嘉莉,我很愛你!」



上一篇 生活小品 下一篇
觸摸(四之三) 觸摸(前傳--果汁妹)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