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1, 2013

觸摸(四之二)

「不行。」冰美人語氣冷淡地回應。

我感到臉紅耳赤,心跳加快,不知所措。
冰美人旁的女伴斜眼看我,「溝女呀?」
突如其來的話,令我感無地自容,但心想回去後定必被嘲笑,何況還有一張機票。


我於是回望田丘兩人尋求支持,只見他們兩人張嘴木呆。
我鼓起了平生最大的勇氣,結舌地說,「我只…坐…一下……」
冰美人板起臉來拒絕,在旁的女伴接口,「你臉皮真厚!」
我感到極端的難堪,只好致歉,「不好意思,打擾了!」,急急離開。

田丘兩人問起經過,我邊講他們邊大笑。
我一直紅著臉,嘴硬,「美女,不外如事。」

「死撐就認了吧!」寸嘴嘲諷,我怒目而視。
山名最後打圓場,「我敬佩你的勇氣。寸嘴,我們兩人合力請小峰吃飯好啦。」
寸嘴沒表示異議。
從此我成為他們的笑柄。

自此,每次見到冰美人,我都感到難堪。除了避開眼神接觸之餘,更不敢同乘升降機,尷尬地閃躲。偶然無可避免放工相偶,我能躲的時候就躲在人群一旁。

某天放工,我加班遲了一點走。
升降機停至15樓,正是冰美人的樓層,心中有期待能看看她,卻又害怕面對冰冷的臉孔。正當升降機門打開,我見沒人,呼了一口氣。急急地按關門鈕。
突然聲音由遠處傳來,「等一下」既嬌嗲,又熟悉。我心感不妙,加大力度按關門鈕,千萬別進來。

可惜,升降機門再次打開,冰美人的身影出現,我暗忖「麻煩了」,即刻放開原本按著關門鈕的手。
我基於禮貌,裝歡顏報以微笑。
她微微點頭,我心想,又不是我打開的。
她還沒完全進來,我狂按關門鈕,心裡咒著,夠膽拒絕我,夾死你……
升降機慢慢向下移動。我不自覺地偷瞄冰美人的側身,帶點陶醉與欣賞,噢,美女的價值真的可以炫耀,在朋友面前示威一下多好……

升降機突然急速下滑,光管閃一閃後便熄掉,密封式的機箱,黑沉沉。
只聽到冰美人慘叫一聲,「呀……」
這種舊式工廠大廈,不時壞電梯,我早已成習慣,但光管全壞還是第一次。我身經百戰,異常鎮定地拿起手機,按了一按屏幕。
一聲驚呼,「鬼呀……」
我心想,真的沒見過大蛇屙尿,我只是靠背光燈來察看警鐘鈕的位置。突然想嚇一下美女,把心一橫,壓底聲線,「小姐,我死得好慘呀…」

警鐘邊響,亦聽到她大聲罵,「發神經!」
原來她還會罵人呢。我淡淡地說,「為何你又呱呱叫?」

她語帶震顫,「嚇倒嘛」
我心想,真的沒見過世面。我態度不客氣,「有甚麼好怕的?那只是手機的背光燈。」
樓下警衛問多少人,我回答兩人。他們說很快就有人前來處理。

電梯動了一動,靚女又「呀」一聲
我這次匆忙脫下眼鏡,用手機的背光燈照著自己的臉,扮起鬥雞眼望向她,聲音壓更低,「小……姐……貴姓呀?」
「呀!」
「別嚎叫好不好?我都按了警鐘呢!」我再次按著,但太嘈,所以沒長按。

過了一會她才鎮定地說,「你真係有病!會嚇死人的!」
我聽後感自己鬧大了,匆忙道歉且誠懇,「對不起!對不起!只是開玩笑。」
「會害怕嘛。會嚇死人的!」然後柔聲說,「我真的很怕會掉下去……」

我毫無懼色,「跌死有我陪你,有甚麼好怕?」
她突然靜下來,沒回應。

隨著背光燈熄滅,升降機又變得非常的昏暗。
她跡近哀求,「可不可以一直亮著……」
我心想,不是吧?長開著電不就很快吃光嗎?我只好回應,「手機很快沒電的,」但還是一直亮著。接著也試圖安慰她,「真的不用怕,很快就有人來救我們的了」
「黑麻麻的,很可怕……」

我雖恨被拒絕,但還是表現一種風度,我的心噗噗地跳,鼓起了勇氣,吞吐著問,「如果……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靠過來……」
然後聽到她的腳步聲,像是走過我這邊。我將手機的背光燈照在升降機的地板上。
她靠近後,我問,「可以關了嗎?」
她再次哀求,「你教我開背光燈吧…」
我開始溫柔起來,「可以,你拿來吧」
她將手機遞上,我拿著才發現款式過舊,背光燈不亮,只能說寥勝於無。我凝望著手機,這個世界還有那麼省的美女,太少見了。

「請問,怎樣用?」
她一問我才回過神來。
「按這裡,可惜不夠亮呢,而且電也剩下不多」我於是按我的新款手機,亮起了背光燈。
她大概看到電池沒多少格電,很溫柔地說,「你別嚇我就行,不要浪費電了。」
在漆黑的環境,偶爾聽到機器發出的聲響,過後又回復寂靜,說實話,莫講身為男人,面對此刻,確感有點恐怖。

她發出微弱的聲音,「上次……不好意思……」
我聽到她的話,突然感到過意不去,是我貪機票而過火了,反而要她先致歉,「沒事,沒事,」於是堅定而誠懇地說,「是我對不起你!」
她說,「上次你太唐突走過來,阿姐小聲說你應該不懷好意……但看你滿臉通紅的樣子,事後又覺得我太絕情了,我一直都感不好意思……」

我不知如何接上去,想了一想,總得表現一份禮貌,「上次是我太衝動。」
她指上次事件後,看到我的眼神很尷尬和閃躲,覺得傷害了我,讓她不太好受。
「你都是這樣跟女生搭訕的嗎?」
「沒有。那是我第一次那麼主動。」然後再次致歉,「是我太貪玩…」
「貪玩?」
我坦白告知當時的事。
她居然帶點笑的說,「原來阿姐猜對了,你真的很壞,斯文掃地呀。」
「對不起……」
「算了,看你還算坦白。而且你的臉真的很紅,應該不是壞人。」然後教訓我,「以後別這樣了!」
我誠懇地答應,「好!以後都不會!」
彼此聊天,氣氛也變得緩和起來。冰美人融化了!


接著她主動的問,「你是不是住沙田?」
「不是,住大圍。」
「我有一天在沙田看到你……」
以我一雙明眸,怎麼沒發現你的蹤影呢?
「在哪看到?」
「我在那邊賣水果。」
「賣水果?那家果汁店嗎?」我有一位很要好的女性朋友住在果汁店附近,我們都習慣在那裡等,怎麼從沒留意到冰美人呢?
「是的。最近在那裡做兼職。」

我心想,原來才做不久,早知道你在兼職,就去買果汁啦。喝到拉也要買!你真勤力…,我想起那天跟朋友曾在果汁店前開玩笑,算起來,應該是我搭訕前的事了。難道……
「你的女朋友很秀氣呢」
「她?她不是我女朋友啦。」冰美人吃醋嗎?形容詞真會用。
她驚訝又小聲地問,「你不是說要…要跟她去開……房……嗎?」
居然給她聽到那幾句,好糗呢!

我只好解釋,「我當時無聊,跟她開玩笑啦…」
「怎麼可以開這種玩笑!你太過份了!」
「哦,對不起……」我解釋,「我跟她很熟,常開玩笑的。」
「如果她願意,你怎麼辦?你太傷害人了。」
我心想,不會吧,那情景……也太沒美感了,我怕我連脫褲子的勇氣都沒呢。
「不會,一定不會發生!」
「一定不會?」




上一篇 生活小品 下一篇
觸摸(四之一) 觸摸(四之三)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