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9, 2013

房屋政策造成中港矛盾(下)

房屋需求的時代轉變,也反映人心的巨大轉變。從前落難的人來到香港無家可歸只能住山邊水澗,那時普遍的香港人有居所,對於落難的人多抱關愛。隨著社會發展,現在演變成兒女長大,卻難以找到安居或置業,反而落戶香港的新來港人士可以入住廉租屋。從前本來就有瓦遮頭,新來的一窮二白甚麼都沒有時,心態上不抗拒給他們較多的支援;現在下一代沒有,新來的卻擁有,反差很大,大部份人心裡自然不舒服。


獅子山下,遠處是慈雲山,富山邨 獅子山下,遠處是慈雲山,富山邨


新來香港的單程證內地人中,約一半是與配偶團聚,一半與父母團聚。單以與配偶團聚便多於 38 萬人。曾有個案是要照顧年幼兒女同時正等待申請公共房屋的新來港婦人,在電視哭訴生活迫人,狀況淒涼,要求政府幫忙。一直在香港生活,夫妻工時長少時間照顧兒女的一群看到那新聞畫面,忍氣吞聲還沒一個完整的家,百般滋味在心頭。不少香港人埋在心裡沒說出口的話:「這年頭,貧窮的新來港人士比勤勞的香港人還要兇惡,還會懂得爭取資源。」


重建中的牛頭角下邨 重建中的牛頭角下邨



重建完成的牛頭角下邨 重建完成的牛頭角下邨



房屋分配不公平,衍生中港矛盾


低下階層在電視上訴苦居家小而租金貴,等待數年最終可分配到公營房屋組成安樂窩;同樣彼此都努力工作,收入高不成低不就的打工階層卻無法找到安穩的容身之所,這種反差很明顯。雖然現在不少在外租屋或供樓的人都曾住過公屋受過政府恩惠,理應能持平看待房屋分配。問題在於資源的嚴重傾斜,同樣努力工作,租屋或供樓的負擔重,大部份支出都放在居住之上,住公屋的不單價廉每年還可免租,社會戾氣怨氣因而增多,也間接加深了中港矛盾。

新任政府以行政手段壓抑買賣,但樓宇供應緊絀,市民仍難以安居,另一方面還不斷接收來自大陸的新移民,或者來港讀書的大陸學生,形成更多的房屋資源爭奪。現時,擁擠的香港越來越似壓力鍋,只差一個引爆點來達至大規模的宣洩。

其實置業與否對市民來說各取所需,但如何令市民安居,如何平衡市民對公營房屋政策傾斜的不滿,始終都是現政府必須下決心去解決的難題。時代不同,解決房屋問題亦該有新的思維。



上一篇下一篇
房屋政策造成中港矛盾(上)貧富懸殊造成中港矛盾(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