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5, 2013

火柴盒滿載每家每戶的辛酸快樂(下)

無論是互相守望還是互相較量,那年代的人情味,街坊之間遇到困難齊心解決,若有爭執相互寬容,理解,那種互動,現在來說都已是很遙遠的往事。文明社會的進步,人們富裕起來,家庭成員減少,鄰里互動微弱,應該算是新的一種生活方式。昔日鄰里間的互助扶持,現今已變成是政府照顧弱勢的責任了。

移除走廊樓板, 可看到座與座間的連接

舊的環境不一定最好,但確實最有人情味。現代的生活,更多地運用科技來達成溝通,人與人之間換了另一種交流的方式,便顯得冷冰冰。然而,舊事物的變遷,並不見得就是壞事。就像當年龍蛇混雜,屬於三不管地帶的九龍寨城,擠滿背景複雜的人,不時還有癮君子出沒,治安、衛生環境和食水供應都非常惡劣,隨著建築物的遷拆,不同背景的人到處安居,環境得到改善,現在成為富有特色的九龍寨城公園。

又以在石硤尾最早期的徙置大廈美荷樓為例,當年的建築要求低,全層居民共用一個廁所,一些父母在女兒去洗澡時,更要守在廁所門外以防偷窺或風化案發生。對於那時的居住環境,相信沒多少令人嚮往的地方。


房子內的結構牆

我們的回憶有很多種不同的層次,我們可以懷緬往昔的鄰里互助,強大的社區凝聚力,過年過節瀰漫愉快的氣氛,卻不一定願意再次活在過去的狹窄少私隱的生活環境。過往的徙置屋邨,在資源短缺建材匱乏,因災民的急迫需要而設計,有多少人願回到當年沒有獨立的廁所和廚房的生活呢?相對於今天公屋每家每戶都有廚房,廁所,客飯廳,現代豪宅的主人房更擁有獨立廁所,我們更樂於活在當下。我們回憶美好的鄰里互訴,卻不一定願意回想彼此的暗中較勁,別人炫耀財富的生活方式。


運用起重機吊走結構牆


無論用何種心情看待過去,生活在房子外型像火柴盒的公屋,過去數十年,都滿載著數十萬戶的辛酸快樂,即使清拆消失,記憶仍常在。



上一篇下一篇
火柴盒滿載每家每戶的辛酸快樂(上)舊牛下最後出現的火燒雲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